筆下文學 > 帝尊獨寵:逆天狂妃有點拽 > 第225章:狡猾的狐貍也總會露出尾巴
  “騙你的。”

  “我知道是你在吹奏,所以特地過來當你的第一個聽眾。”

  客卿低低的嗓音在夜風中顯得有幾分輕柔。

  這突如其來的一個轉彎,直接把白襄禾剛到嘴邊的話悉數堵了回去。

  她愣了愣道:“你怎知是我?”

  “聽聲辨位,笛音是從幽蘭院傳出的,只能是你了。”

  說到這,客卿將視線從她清麗脫俗的臉上挪開,望向那滿塘盛開的仙音花:“上回在學院里吹曲的人也是你吧。”

  “嗯。”

  白襄禾點點頭。

  她的這支玉笛音色純凈,非同一般,但凡聽過一次的人,都能猜到是她。

  “小白同學還真是多才多藝。”

  客卿像個鄰家大哥哥般想要抬手摸摸她的頭,發現她的頭發是濕的,又神色不變的將手收了回去。

  白襄禾注意到他的動作,卻沒在意,只道:“這世間有太多精通音律的人,我不過是其中之一。”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

  這世上沒有第二個人能吹出她這樣的曲子!

  聞言,客卿勾唇未語,輕斂的眉目瞧著頗有深意。

  若非昨晚從院長口中得知了一些事,他或許還真會信她的話。

  以音馭萬獸,甚至還能控制心魔。

  任誰都難以相信,一個十幾歲的小丫頭,居然能做到如此!

  院長這個徒弟可真是收對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她既這般厲害,為何以前還會被蕭家兄妹欺負成那樣?

  那二人無論哪方面,都遠不如她,她明明一根手指頭就能輕松摁死他們,卻還要任由他們挖走自己的靈根。

  越想,客卿就越發覺得不對勁。

  腦海中不由回想起當初林一林九從北炎國帶回的關于白襄禾的消息。

  總覺得似乎漏掉了什么……

  “對了,昨晚琳瑯長老有在寢舍那邊查到什么嗎?”白襄禾突然想起這事,便問了一句。

  客卿一臉平靜:“沒。”

  意料之中的結果。

  那二人既敢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直接行動,必然是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此般情況下,琳瑯想要把人揪出來,談何容易。

  對于這個回答,白襄禾倒也絲毫不覺得意外,只神色淡定的說道:“是么,那他們還挺牛。”

  這話是發自內心的。

  能一直潛伏在高手云集的大陸第一學院里,還不露一丁點馬腳,她確實佩服他們。

  或許他們在武力方面遠不如客卿等人,但在頭腦和心術上,他們可不差。

  不然也沒法茍到現在。

  但有句話說的好。

  再狡猾的狐貍,也總會有露出尾巴的一天!

  “嗯?這個男人怎么也在這里?”

  熟悉的聲音自檐下突然傳來。

  二人低頭一看,是縮小版的蒼冥黑豹。

  此刻它正和六尾雪幽狐貍一起仰頭望著他們,大大的眼睛里寫滿了疑惑。

  客卿勾唇:“你猜。”

  他一只腳輕輕踩在檐邊上,手肘往膝蓋一杵,姿態散漫又慵懶地撐著下頜。

  帥得沒邊。

  白襄禾還是頭一回見到這樣的他。

  跟平時溫文爾雅的形象完全不同,還怪新鮮的。

  “猜猜猜,你們人類一天到晚就知道讓人猜。”蒼冥黑豹忍不住吐槽,甚至還翻了個白眼。

  客卿輕輕揚眉:“嫌煩啊,那你別跟人打交道。”

  蒼冥黑豹:……

  怎么回事?

  那小丫頭它說不過就算了,怎么這家伙它也說不過!

  哼。

  不過就是嘴皮子厲害些罷了。

  要真論起真功夫,這男子未必有它強!

  這樣一想,蒼冥黑豹心里頓時舒服不少。

  它跟六尾雪幽狐一起躍至水榭的檐上,兩人兩獸挨著排排坐,共同欣賞今晚的月色和夜景。

  柔和的月光傾灑而下,映得滿塘池水波光粼粼,如玉琢般晶瑩的仙音花依舊圣潔優雅,有種驚艷的美感。

  沒一會,蒼冥黑豹便不由感慨起來。

  “其實這地方也挺好的。”

  雖然不大,但給它的感覺非常不錯。

  寧靜且美好。

  它想,它許是已經過膩了曾經那種動不動就打打殺殺的日子。

  有點想躺平了。

  “喜歡的話,你可以多待幾日。”白襄禾眼波平淡。

  “提議倒是不錯,但你又不管飯,我身為遠道而來的客人,你居然還要我自己出去覓食,良心呢?”蒼冥黑豹語氣有幾分幽怨。

  客卿玩味地挑了挑眉。

  白襄禾睨它一眼:“同為天階霸者,我家小狐貍就沒你這么多事。”

  “廢話,它跟我的修行又不一樣。”

  蒼冥黑豹金色的眼瞳中浮現一絲嫌棄:“六尾這家伙,你天天給它喝露水都行,但我必須吃肉。”

  “哦。”白襄禾面無表情,“那為什么你能說人話,小狐貍卻不能?”

  上午給六尾雪幽狐吃了養靈丹,可惜什么效果都沒有。

  或許蒼冥黑豹能知曉原因。

  “我都活了四百多年了,會說人話不是很正常。”

  “那它呢?”

  白襄禾輕輕戳了戳身旁小狐貍的臉。

  “六尾從出生到現在才兩百年而已,這個時間對我們靈獸來講并不長,也許再過個百八十年的,它也能說話。”

  蒼冥黑豹說的一本正經。

  “屆時我都成老婆子了。”白襄禾調侃。

  “那你就想法子讓自己永遠保持年輕唄。”

  蒼冥黑豹隨口來了句,然后撅著屁股伸了個懶腰。

  這想法聽起來荒唐,但卻讓白襄禾陷入了沉思。

  畢竟在這樣的一個世界里,好像也不是不能實現……等等!

  定顏丹!

  她都差點把這個給忘了。

  定顏丹不就是能使人青春永駐的丹藥!

  見白襄禾眸子亮晶晶的,似漫天星辰璀璨,模樣宛如一只可愛的貓兒,客卿不由一笑。

  “想到什么了?這么開心。”

  “沒什么。”白襄禾愉悅地勾著漂亮的嘴角。

  她手里有神品丹方這種事,眼下自是不能宣之于口。

  不過話又說回。

  蒼冥黑豹之前提到露水,倒讓她想起了另一樣東西。

  清心露。

  這是定魂丹所需煉丹材料中最為復雜的一樣!

  它得用清心樹的樹液、樹根、果實,再加上清晨的朝露熬煮而成。

  而這朝露的收集過程,不是一般的漫長。

  因為用量實在太大。

  看來得提前做準備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