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鳳舞星河 > 第588章:原來是你
  “小樹,能聽見嗎?”

  宋婉清呼喚道,現在她能做的也就只有呼叫小樹了,除此之外,似乎想不到其他辦法。

  如果小樹都聯系不上,就只能看自己的運氣,能不能從這鬼地方離開了。

  不過那幾率有些太過于渺茫。

  “主人。”

  在呼喚三四聲之后,宋婉清終于聽見了小樹的回應,頓時心中安定了不少了。

  紫薇星核雖然遭到限制,但畢竟不屬于領域的范疇,一個完整的世界,又怎么可能會像其他的領域那樣被克制的死死的,總有點些地方能突破限制。

  “你能感應到我現在所處的位置,周圍有沒有什么東西嗎?”

  宋婉清也沒有墨跡,直接開門見山道。

  這時候時間雖然沒有那么重要,但這種事還是早解決早安心。

  “感應不到,不知道為什么,我感受到了極大的限制,我的根系都只能在紫薇星核中輻射百余里。”

  小樹有些無奈的說道。

  自從上次五大魔頭被紫薇星核吞噬煉化之后,整個世界變得更加的完整,同樣對小樹的限制也越發大了起來。

  這點宋婉清倒是沒怎么注意,作為紫薇星核的擁有者,她也不是時時刻刻將所有的時間精力全放在紫薇星核上。

  再加上紫薇星核本就是向好發展,也沒必要傾注過多的時間和精力。

  “限制?”

  宋婉清一臉不解,難不成這地方的限制,連紫薇星核中的小樹都能限制住?

  那未免有些太可怕了些。

  “嗯,好像有一種規則,一堵無形的墻將我囚禁在了這里。”

  小樹接著的說道,似乎是怕宋婉清擔心,說完又接著補充道:

  “不過我感覺待在這里挺舒服的,就只是不知道為什么,總感覺還是缺點東西。”

  小樹說著,言語中也透露著一絲疑惑。

  之前吞噬吸收了魔氣之后,紫薇星核已經完善了不少,至少在向一個完整的世界靠齊,小樹也是在那時候蘇醒的。

  當時感覺世界更加完整了一點,可現在感覺好像還是差點東西。

  可具體差什么,它一時間也說不上來。

  “我知道了。”

  宋婉清眉頭緊皺,到此刻,她才猛然意識到,自己對紫薇星核了解的還是太少了。

  一直以來,只將這個東西當成一個單一的空間世界來看待,可現在看來,這一切似乎不是她想的那么簡單。

  見沒辦法讓小樹查探周圍,宋婉清便也打消了這個念頭。

  至于小樹說的紫薇星核差點東西,現在她也不知道差什么,不過也不是現在就能解決的事。

  就跟吞噬吸收魔氣一樣,只有冥冥之中遇見了,宋婉清才知道具體是什么。

  眼下,還是先走出困境再說。

  “王子翼,你之前看見這個屋有多大了嗎?”

  將神識從紫薇星核中抽出來,宋婉清看著四周的黑暗開口詢問道。

  “能有多大?一間茅草屋,寸隅之地。”

  王子翼回憶了一下,十分篤定的開口回應道。

  從外面看,不過是一間茅草屋罷了,能有多大?

  “可如果只有一間茅草屋大,為什么看不見四周的墻壁呢?”

  對于王子翼的說法,宋婉清不置可否,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個地方絕對比王子翼說的要大的多的多。

  “這...我去看看!”

  王子翼本來還想反駁,不過隨即又想到了什么,說著便朝著另一側墻壁走去。

  剛剛他可是看見那老太太前面爆開,如果不是萬不得已,誰愿意沾染那些惡心的東西。

  “一起去吧。”

  宋婉清說著,便跟著王子翼一同朝著一個方向走去。

  心里有些擔心的同時,又多了幾分期待。

  如果這地方真的只有一間茅草屋大小,那事情就大條了。

  可倘若空間很大,就說明這地方還存在著其他的可能,至少不用在這個地方等死。

  既然對方把他們誆騙進來,就必然有一個什么目的,總不能關著他們玩。

  兩個圣人境,壽命有多長,沒人知道,就這么耗,估計能一直耗到海枯石爛。

  “別白費力氣了,你覺得你還能出得去嗎?”

  正當兩人超前走去,身后造次想起嘲哳沙啞的聲音,跟先前的老太太一模一樣。

  不約而同的艱難回頭,卻發現剛才的老太太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卻是孫源的模樣。

  但那聲音騙不得人。

  “孫源?”

  “他才是真的孫源!”

  王子翼看見孫源的一瞬間,憤怒瞬間上頭,恨不得立刻沖上去問問,為什么要這么做。

  可接下來宋婉清的一番話,又將他所有的憤怒給按了下去。

  “所以帶我們來這里的目的是什么?”

  看見孫源的那一刻,宋婉清知道自己猜錯了,根本不是什么孫源被控制了,那家伙就是孫源。

  通俗一點來說,從一開始孫源就有問題。

  只不過隱藏的很好,沒被他們發覺罷了。

  “還真是聰明啊,只可惜還是猜錯了,不過不重要。”

  “至于目的么...讓我想想。”

  “目的就是太孤獨了,我被封印在這地方無盡歲月,久到我自己都不知道過了多久。”

  “這個村子摧毀,重建,摧毀...”

  “里面的人,死了又活,活了又死,我讓他們將世界上所有的死法都經歷了一個遍...”

  “可終究是凡人,無趣,實在是太無趣,所以,我想讓你們留下來陪我。”

  孫源裂開嘴角陰暗的笑道。

  不知道為什么,明明四周漆黑,可宋婉清他們看孫源卻是一清二楚,與白晝無異。

  “你的愛好很真是夠特別的。”

  宋婉清不禁感到一陣惡寒,她不知道一個人被折磨到什么地步,會做出如此喪心病狂之事,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似乎孫源比那些人更慘。

  至于是誰封印的他,這家伙又到底是什么,宋婉清不得而知。

  至少在現在她所接觸到的,人族,妖族,靈族,冥族以及魔族,都不像。

  “當你無聊透頂,想死都死不掉的時候,你會比我更特別。”

  孫源語氣平淡的說道,一邊說著,一邊用手開始捏臉。

  是真正意義上的捏臉,在宋婉清已經王子翼的注視下,之間孫源活生生將自己臉上的骨頭捏變了形,捏完骨頭捏皮膚...

  眼睜睜看著一個人將一個年輕人捏成了一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那種視覺沖擊,比起什么自爆要來的更加震撼。

  “這...這特么到底是什么東西!”

  王子翼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對面孫源的舉動,不禁讓他感到有些汗毛聳立,未免有些太駭人了。

  “我也不知道,我現在更想知道,這一切到底是誰做的。”

  宋婉清此刻也是心驚,看著孫源腦海中更多的是疑惑。

  這熔巖洞穴到底藏著什么秘密,為什么那些魔人費盡心機擠進來,在這里又為什么會又孫源這種東西被封印。

  “留下來陪你沒問題,不過你得先回答我幾個問題。”

  宋婉清看著孫源緩緩開口說道。

  沒搞清楚情況之前,貿然動手實在有些冒險,而且從拿到木門也不難看出,修為遭到壓制后的宋婉清和王子翼,未必就是孫源的對手。

  到時候打不過不說,還喪失了主動權。

  “你跟我談條件?”

  “好,我最討厭條件了。”

  聽見宋婉清的話,正在捏骨玩的孫源停下手頭的動作,一屁股盤坐在地上看著宋婉清說道。

  “喜歡或是討厭,那是你的事。”

  “你要是不喜歡談就算了,我們雖然不是你的對手,可不代表就一定會被你拿捏住。”

  “盡管修為遭到壓制,可圣人想要兵解,我想你也一定攔不住。”

  宋婉清平靜的語氣,聽得王子翼心驚肉跳。

  這女人太狠了,對上這么個怪物居然還敢談條件。

  這也就算了,居然是直接用自爆來威脅...

  只能說,只有更狠沒有最狠這句話是真的。

  “有意思,我可以回答你三個問題。”

  孫源饒有興趣的看著宋婉清開口說道,狠戾的眼神掃視著宋婉清身上的每一寸肌膚,似乎已經在腦海中構思出千百萬種玩法。

  那些凡人都太過于羸弱,一碰就死,毫無樂趣可言。

  “是誰將你封印在這里的?”

  宋婉清目光閃爍,尋思片刻后便直接開口詢問道。

  三個問題足夠了,至于問完之后,永遠留在這里,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她也沒有這個閑心。

  她現在只想搞清楚孫源這家伙到底是是什么東西,又來自于哪里,以及將他封印的人又是誰。

  這幾個問題,可能關乎到熔巖洞穴的秘密。

  要讓宋婉清自己去找答案,她根本沒有頭緒,除非走到洞穴最深處。

  現在既然有一個現成的人,直接開口問就是了,沒必要去浪費那些時間精力。

  “是誰...讓我想想...”

  “我想起來了,一條自稱天尊臭長蟲!”

  孫源想起封印自己家伙,就感覺牙根癢癢,這一封印就等同于給他下達等死通知書。

  關鍵還死不掉,只能遭受無盡的折磨。

  “長蟲!”

  宋婉清聞言,美眸閃過一絲驚喜,這倒是個意外之喜。

  “第二個問題,既然是封印,你又為什么能化成孫源的模樣離開這里?”

  宋婉清繼續問道。

  按照孫源自己的話說,如果是被封印了,不出意外話,村子外面的那片樹林應該就是封印結界。

  他出不去只能在原地兜圈子也就能說得過去了。

  可如果宋婉清沒記錯的話,她遇見孫源的時候,可不是在封印之內。

  “封印松了,我自然就能出去了,至于化成孫源...這村子里所有人都是我,如果不是我太過于無聊,這些螻蟻早就死絕了。”

  孫源不屑的開口說道。

  宋婉清和王子翼對視了一眼,看彼此的眼神,似乎都明白了這個中的意思。

  難怪當時宋婉清看見那雙眼睛里面有一根黑色線連接到老太太身上,這背后果然有人在控制,只是沒想到控制這一切的人就在他們身邊。

  至于封印松動,到底是什么原因導致,宋婉清不得而知,也沒打算再繼續問下去。

  “兩個問題已經問完了,該問第三個了。”

  孫源不知道宋婉清心中的想法,他現在只想結束三個問題,然后盡情的折磨兩個圣人。

  “第三個問題我還沒有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問你。”

  在王子翼的注視下,宋婉清毫不在意的開口說道。

  三個問題已經問出去兩個,在她沒有想到離開此地辦法之前,第三個問題她無論如何都不會問出口。

  此話一出,站在旁邊的王子翼不由得瞪大雙眼死死盯著宋婉清。

  別說孫源,就連他都沒想到宋婉清居然玩這一招。

  虧得自己還在想第三個問題問什么才能讓他們離開這個地方,卻不曾想宋婉清壓根就沒打算問。

  如此以來,三個問題沒有回答完,自然就還有周旋的余地。

  不得不說,女人的心眼子是真的多,尤其是漂亮的女人,七竅玲瓏心真不是開玩笑的。

  “你耍我?”

  聞言,孫源的臉色開始擰巴起來,尤其是當他意識到自己被宋婉清擺了一道之后,更是怒不可遏。

  “有嗎?我暫時沒想好第三個問題,怎么就耍你了。”

  宋婉清面無表情的反駁道,背在背后手緊握,一道九天噬雷符也緊攥在手中。

  倘若孫源真的要動手,那也只有搏一搏了。

  “區區螻蟻,真以為我不敢殺你?”

  孫源冷笑著朝著兩人走了過去,早已血肉模糊面容神情看上去更加猙獰。

  “你大可試試...”

  宋婉清眼神微瞇,神經在此刻緊繃到了極致,不敢有絲毫大意。

  站在一旁的王子翼也緊緊握住手中的利劍,做好殊死一搏的準備。

  大戰一觸即發,是死是活得要打過了才知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