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官運從遇到美女書記開始李初年童肖媛 > 第997章 自作自受

袁志成今早趕到支柱產業指揮部后,魯志東又把大家叫在一起開了個會, 重點強調大家一定要全力支持配合衰志成的工作。

項目評估報告內容繁多,而且這項目評估報告還要以當地政府認可的形式出具,這就更加繁瑣了。

魯志東是項目評估小組的組長,李初年和袁吉成是副組長,但真正具體的工作都是要由袁志成和其他幾名組員來完成。

電話接通之后,李初年問道:“志成,感受如何?”

“李書記,評估工作本來就很繁雜,以咱們蒼云縣政府認可的這種形式出具,就會多做不少工作。”

李初年道:“志成,辛苦你了!這個評估報告一是要確定你技術人股所占的股份,二是要以這個評估報告進行融資。所以任何一個環節都要經得起推敲。尤其是評估報告中的每個數字,都要盡量接近真實。”

袁志成道:“我知道的,你放心吧。技術人股所占股份涉及到我的個人利益,更涉及到我能不能實際掌控企業。對此,我個人是更不敢有任何疏忽大意的。報告中的各個環節和數字,都會非常嚴謹,這涉及到融資,更是來不得半點馬虎。”

李初年高興地道:“好,評估報告的事就交給你了,我在縣軸承廠忙的脫不開身。”

聽李初年這么說,袁志成道:“李書記,既然要將我這個項目和縣軸承廠合二為一,我也該到縣軸承廠去看一看才是。”

李初年不由得心中一沉,袁志成不愿意和政府官員打交道,對國營企業運作的那一套也很反感。

如果這個時候讓袁志成來這里,勢必就會讓他知道了郭飛的貪腐行為,這會讓袁志成對國營企業更加反感,甚至也可能會導致他不與政府合作了。

想到這里,李初年道:“志成,你肯定得到縣軸承廠來實地勘查一番,但不是現在。企業整頓指揮部今天剛進駐到縣軸承廠,對縣軸承廠存在的問題進行調查整頓。大家都忙的一塌糊涂,你這時候來不太合適。等忙過這幾天,我就把你請到這里來看看,如何?”

袁志成道:“好吧,我聽你通知。”

李初年和袁志成通完電話后,已經到了中午飯時。

邱副廠長和工會主席過來請成部長等人去食堂吃飯,成部長道:“不用這么麻煩了,給我們每個人弄個盒飯就行。廠子現在這么困難,越簡單越好。每個人一份青菜兩個饅頭就行。多-點也不要弄,這是紀律。等我們離開廠子的時候,指揮部會和你們一塊結算飯錢。”

邱副廠長和工會主席忙道:“成部長,您太客氣了,我們廠子再困難,也能管得起各位領導一頓午飯啊。”

成國棟堅定地道:“你們廠子已經夠困難的了,我們不能再為你們增加困難了。一頓午飯的確不值多少錢,但這是原則。縣委早就有規定,不能讓企業和基層請客吃飯。請你們理解,就按我說的去做吧。”

“好,成部長,我們遵照您的吩咐!”

此時的王剛和林祺都躲在自已的辦公室里不敢出來,他們兩個辦公室的門外都有縣紀委的工作人員在緊盯著。

王剛和林祺心中都是忐忑不安,他們兩個都知道郭飛被成部長叫去談話了。

現在已經是午飯點了,可郭飛卻還沒有回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們兩個都是認識田啟兵的。田啟兵來的時候,他們也都從辦公室里看到了。

田啟兵可是縣紀委書記,而且還是企業整頓指揮部的副指揮長。

田啟兵的到來,讓王剛和林祺更加緊張起來。

王剛的后臺就是郭飛。除了郭飛.他沒有什么深厚的背景。

但林祺就不一樣了。

林祺可是郭飛從外邊招聘進來的,而且還是高薪招聘。

林祺的后臺背景那就很有來歷了,他的后臺背景是他的妹妹。

他的妹妹不是別人,正是林珠。

郭飛能將林祺高薪招聘進來當工程師,就是因為他妹妹林珠的緣故。

林珠本人沒什么了不起,但她的后臺背景可是堂堂的市公安局一把手郭立棟。

誰都知道,任何一個地市的公安局的一把手,那都是實權派人物。

有郭立棟給林珠當后盾,還就沒有林珠不敢干的事。

不然,她也不敢那么明目張膽地敢對樞宜市首富岑國權下手了。

林祺惜惴不安之下撥通了妹妹的電話,悄聲地道:“妹妹,軸承廠現在有麻煩了。縣里成立了企業整頓指揮部,領頭的是縣委組織部長成國棟,副指揮長是縣紀委書記田啟兵。他們前幾天把縣紙箱廠的幾個負責人都給弄進去了。今天又進駐我們軸承廠了。他們來勢洶洶,我預感到很是不妙啊。”

林珠自從被撤職之后,就一直很是煩惱。

她從高新區公安分局的局長寶座上,又回到了市公安局戶籍科,成了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員,這讓她很是頹廢。

她多次纏著郭立棟趕緊再把她提拔起來。

她提出還是要到高新區分局擔任局長。

但她的這個要求、根本就不會實現的。

下令撒銷她分局局長職務的可是市委書記楊全疆。

楊全疆下達的命令,他郭立棟敢違抗嗎?

這才剛把她的局長職務給撤銷了不久,現在又要再把她提拔起來,這要是讓楊全疆知道了,他郭立棟的市局局長的職務也將不保。

但兩人畢竟是情人關系,郭立棟只能是耐心地勸導她,想方設法安慰她。

并向她保證,一且時機成熟,就會再把她給提拔起來。

林珠就問什么時候才算是時機成熟?

郭立棟無言以對。

林珠也知道自已才被撤銷了職務,不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再讓她官復原職。

但她就是不甘心,這才揪住機會就和郭立棟大鬧一場。

鬧得郭立棟也是心煩意亂,但他卻沒有任何辦法。

郭立棟現在腸子都悔青了,早知道林珠是這個德行,打死他也不會將她發展成情人的。

但這世界上就沒有賣后悔藥的,郭立棟只能是自作自受。

聽完了哥哥的話,林珠氣不打一處來的道:“我現在已經夠煩了,你就別再給我添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