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混沌劍帝 > 第662章 誰贏了?

“啊啊啊……”

浮屠魔尊睜大了雙眼,看著已經全無生命氣息的薛剛被寧無缺如丟垃圾一般扔在地上,他的呼吸都急促起來,“你怎么敢?怎么敢當著本尊的面殺了薛剛?怎么敢啊?”

浮屠魔尊氣的滿面通紅。

雙眸之中紫光吞吐如同雷霆洶涌。

無邊怒火。

更是不由自主的沖出體外,在周身形成陣陣雷鳴風暴。

怒。

怒到了極致。

從始至終他根本沒有把寧無缺放在眼里。

從頭到尾都是本著一副貓捉老鼠般的戲謔心態在看戲。

同時。

也正是這份自信,讓他一直沒有出手。

更是信誓旦旦向薛剛二人保證,能夠保護他們的周全。

可結果……

薛剛和鬼面都死在他的面前。

而寧無缺。

他身上的氣息波動,在斬殺了薛剛,再獲得五倍增幅之后。

竟然已經散發出一股讓浮屠魔尊都感到忌憚的強悍氣息。

浮屠魔尊知道自己玩脫了。

他的這張老臉被寧無缺摁在地上,玩命的摩擦了啊!

“你一直在隱忍,一直在藏拙……”浮屠魔尊咬著牙道。

事已至此。

他哪還能不明白,寧無缺之前表現出來的微末增幅都是假的,他一直在隱忍沒有爆發出真正的戰力。

為的便是防備自己出手。

而剛剛的狼狽逃竄,也只是想要吸引薛剛出手罷了。

毫不夸張的說從頭到尾,浮屠魔尊自以為是獵人,而實際上他卻是被寧無缺當成了猴子來耍!

偏偏他自信自身實力強絕,一直沒有發現其中端倪,一直被寧無缺牽著鼻子走。

這對于堂堂涅槃境的強者而言簡直是奇恥大辱!

寧無缺扭動著脖子發出咔咔脆響,手中的劍鋒也是凌空揮動間嗡嗡震顫,感受著體內蓬勃的力量,咧嘴一笑道:“這還要多謝了魔尊給了我這個機會,否則的話,我也不可能感受到這般恐怖的力量!”

唰!

他只是隨意的一劍揮出。

恐怖劍光無比的耀眼,足足五十丈劍光憑空出現,重重斬落在地面之上。

轟隆隆!

大地震顫,炸裂開來。

一條延綿百丈的溝壑出現在視線之中。

強!

強的一逼!

浮屠魔尊的臉都綠了。

他的雙眸紫光若閃電般吞吐著,嘶啞的聲音帶著滔天怒意:“好好好,沒想到本尊終日打雁,竟有一日會栽在你這小雛的手里。自本尊突破到涅槃境以后,膽敢將本尊當猴耍,你還是第一個……”

“是嗎?那我還挺榮幸!”寧無缺咧嘴一笑。

在獻祭了五十年壽元,催動混沌神劍劍柄之后。

他的戰力便是跨越了一個大境界。

足可以媲美半步轉輪境的高手。

再加上死神模式的加持,單單斬殺轉輪境強者便提升了二十五倍,更何況還有那幾百個通玄境和幾十個五行境和陰陽境的高手。

疊加之下。

寧無缺的戰力提升近百倍。

縱然是面對著浮屠魔尊的這一道神念分身,他也絲毫不懼!

浮屠魔尊氣得額頭青筋狂跳,惡狠狠道:“榮幸你媽啊榮幸,這對于本尊而言乃是奇恥大辱。必須用你的血才能洗刷……”

“那還廢什么話?”

寧無缺冷然一笑,“便讓我試試,你這道神念分身,究竟有幾分能耐吧!”

話音未落。

寧無缺已是化作一道流光,朝著浮屠魔尊沖了過去。

當初在普陀城中。

面對著天虹王的神念分身,最終將其粉碎的乃是女帝殘軀。

而今日。

他將憑借自身,與這等存在正面交鋒。

“蕩魔式!”

“戮魔式……”

寧無缺出手便是兩招《鎮魔劍法》。

這門劍法乃是從《鎮魔天碑》之上參悟得來,同樣是極為強大的劍法。

劍光蕩漾間。

帶起洶涌的浩然正氣,欲將天下群魔蕩滅一般。

“雕蟲小技,也敢班門弄斧?”

浮屠魔尊低喝一聲。

一指點出。

天魔指。

魔光環繞之下,一根如擎天大柱般的手指憑空浮現,在這根手指四周更是有著血色雷光游走。

浩浩蕩蕩,碾壓而下。

恐怖威壓讓得地面轟轟震蕩,猶如是地龍翻身一般,各處坍塌,地脈斷裂。

天地失色。

這。

便是涅槃境強者的恐怖實力。

舉手投足,排山倒海。

劍光呼嘯。

與那巨指碰撞之間,竟如雞蛋碰石頭一般,轟然炸裂開來。

而那根擎天巨指亦是遍布細密裂痕。

轟的一聲炸裂開來。

但不得不承認浮屠魔尊的實力不可小覷,他絲毫沒有驚訝于寧無缺能夠破開這一招天魔指,而是順勢一握手掌,發出一聲冷哼:“天魔大手印!”

嗚嗚嗚……

天地之間頓時響起一陣鬼哭狼嚎之音。

好似地府大門洞開,群魔萬鬼自幽冥沖出一般。

虛空之中天地靈氣匯聚。

化作一頭黑色的巨魔,舞動著一只布滿了黑色鱗甲的手掌,朝著寧無缺狠狠拍落而下。

這手掌大能遮天蔽日。

好似一團滾滾烏云,籠罩在頭頂之上。

寧無缺猛一昂首,眼中精光比之手上的劍芒更加的刺目耀眼,大吼一聲便是沖天而起:“一劍凌天!”

雙手握劍。

劍鋒沖天。

所過之處有氣勁回旋,天地靈氣浩蕩之間,竟是出現了人劍合一的景象。

一股恐怖的劍意爆發開來。

化作一柄百丈巨劍,沖向那遮天蔽日的大手印。

“找死!”

浮屠魔尊怒吼一聲,手掌驟然握緊。

那只巨大手印同樣是朝著寧無缺所化的巨劍抓去。

二者碰撞之間。

轟的一聲巨響回蕩在天地之間。

霎那間……

一股猛烈的爆炸余波形成了浩蕩的沖擊風暴,以二人交手之地為中心,朝著四面八方浩蕩而去。

所過之處房屋坍塌,大樹連根拔起的瞬間便是被絞成木屑,塵土飛揚……

甚至連下方的火脈都被驚動。

轟轟巨響間。

一股股巖漿自地下噴涌而出。

讓得整個問劍山莊所在的山谷,化作一片火海。

遍地廢墟。

嘶!

遠處觀戰的問劍山莊一眾強者齊齊倒吸涼氣,每個人的臉上,無不是驚恐和難以置信。

他們實在無法想象……

明明只是半步五行境的寧無缺,怎么可能強到這等程度?

“如此可怕的動靜,若、若不是我們身處寶庫附近,有陣法加持庇護。恐怕只是爆炸余波,便足可以讓我等身隕……”

“太、太可怕了……”

“到底是誰贏了?”

所有人都是變得無比焦急和忐忑。

死死盯著那風暴的中心。

飛揚的塵土逐漸散去。

噴涌的巖漿火柱逐漸落在地面之上。

而在那爆炸中心地帶,一道身影逐漸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