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霍總別虐了,付小姐她又去相親了 > 第665章 番外:我的大小姐(六)
  季晴面對三雙眼睛的質問,面不改色地吃了兩口粥,擦了擦嘴,“沒有,就一朋友。”

  男的、耳釘落對方家里。

  這樣的關鍵信息,季母才不信只是朋友。

  然而她還想追問,季晴就起身,提著包,說:“我去上班了。”

  她轉頭看了一眼季臨,“你不是要去隊里嗎?小心遲到。”

  說著,一把提起季臨后脖子的衣領,“走吧。”

  走出大門,季晴才松開季臨,雙手環胸地看著他,“昨晚的事,好記得?”

  季臨裝糊涂,“什么事?有事嗎?”

  季晴滿意地點了點頭,“沒事,去開車吧。”

  說著,她按了一下車鑰匙,朝自己的車走去。

  季臨坐上自己的越野車,目光落在季晴的車尾,吸了一口氣,“果然有貓膩,連威脅都用上了。”

  季晴回到公司才想起來還沒回復秦恒。

  拿出手機,點開和秦恒的聊天窗口,回了一條語音:你哪天順路就放在我公司前臺吧。

  過了一會兒,秦恒打了個語音電話過來。

  季晴一邊在鍵盤上打字,一邊點開接聽。

  電話那頭傳來秦恒低沉的嗓音:“這么隱私的東西,送到你公司,我擔心對你影響不好。”

  季晴皺眉,剛要說話。

  秦恒又說:“我剛把耳釘給你媽了,出門的時候正好看見阿姨。”

  季晴沉默了幾秒,“好,勞煩了。”

  說完這句話,她就掛了電話。

  秦恒聽著耳邊傳來“噔”的一聲,莫名覺得后脖子發涼。

  他立馬調高了車上的冷氣,開車往北山醫院方向。

  到了醫院,所到之處遇到的護士挨個和他打招呼,好幾個人聚在一起激動得直跺腳。

  秦恒礙于她們年紀小,沒有批評,徑直走進電梯。

  馬上就到查房時間,秦恒去辦公室套上八大掛,洗了手,拉開抽屜,從里面拿出幾根棒棒糖。

  他出門時,正準備將棒棒糖放進口袋里,被一名護士看見了。

  “咦,秦院長,您還吃棒棒糖呢?”小姑娘樂了。

  秦恒微笑著解釋:“我專門叫人做的低糖的,拿去哄小病人。”

  就算出生在富貴家庭,也改變不了他們小孩子的本質。

  以前在國外,他就用這樣的方法哄哭鬧的小朋友。

  屢試不爽。

  到目前為止還沒出現過他哄不了的人。

  南城的夏天一直持續到九月底,氣溫還是很高,但是一過了國慶,早晚的溫差就出現了。

  一直到十一月才正式進入秋天。

  秦恒從急救中心的手術室里出來。

  三個小時以前送來一名發生車禍的傷患,鋼釘插進心肺,手術難度較高,他親自主刀。

  這會兒傷患情況穩定,已經送到病房。

  秦恒洗干凈手,換掉無菌服,從柜子里拿出白大褂套上,往外走時,聽見一道熟悉的聲音。

  他走近幾步,就看見渾身是血的季晴對醫生有條不紊又快速地說道:“從工地摔下來的,可能有胸肋骨折和肺部挫傷,最嚴重的應該是腳,被生銹的鐵板劃破,麻煩你們了。”

  “好的,我們馬上給她進行處理。”

  一名護士關心地問道:“你有沒有受傷?”

  她的風衣和白襯衣都被血染透了。

  她卻搖頭說:“是我同事的血,沒關系的。”

  “你去忙吧,這邊我來處理。”

  季晴一回頭,便看見朝這邊走來的秦恒。

  他走到她面前時,才發現她的鞋子都跑掉了。

  沒了高跟鞋,她的身高就到秦恒的鼻尖,在女人堆里也算是拔尖的身高。

  季晴撩了一下耳邊亂了的碎發別到耳后,“好巧。”

  是挺巧的。

  距離上次兩人見面是將近五個月以前。

  南城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

  兩個生活上沒有交集的人,很難碰面。

  秦恒前段時間去國外參加了一個專題會,一去就是一個多月,每天早出晚歸,住醫院的時間比住家里還更多。

  他看著面前渾身是血的季晴,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季總的每次出現,都挺叫人意外的。”

  “不打擾秦院長工作了,我去看看我同事怎么樣。”

  季晴說著,就要跟過去,秦恒卻突然扣住她的手腕,“我同事能處理好,倒是你,確定沒有傷嗎?”

  他將季晴的手腕翻轉過來。

  原本白嫩的手心橫亙著一條劃傷。

  傷口看上去不深,卻很長,血模糊了她的手心。

  秦恒微微皺眉。

  “小傷。”季晴說著就要將手抽回去。

  秦恒不放手,“不是說你同事被生銹的鐵板劃傷嗎?你的傷呢,如果也是生銹的鐵板所致,會有感染破傷風的風險。”

  “我是這家醫院的院長,你在我眼皮子底下出事,我以后還怎么混?”

  說著,就拉著季晴的手,往旁邊走去。

  季晴光著腳被他拽著往前走,皺著眉頭,說:“不是生銹鐵板劃的,是工地上斷裂的石磚。”

  秦恒充耳不聞。

  護士見狀,“院長,我來吧。”

  “沒事,我自己能處理。”他拉著季晴強迫她坐下,隨后吩咐護士,“麻煩你幫我拿點藥過來。”

  他看向季晴,“老實在這待著等我,我去打個電話。”

  季晴看著他一邊拿手機一邊往安靜的角落走去的背影,眉頭皺了皺。

  她剛要起身,護士連忙叫住她,“不行,院長沒回來,你哪也不準去。”

  誰知季晴說:“這把凳子會晃。”

  說著她坐在另一把凳子上。

  護士尷尬地啊哈了一聲。

  秦恒打完電話回來,坐在她對面,“手拿來。”

  季晴把手伸出去,秦恒一手握住她的幾根手指,一手拿著碘伏擦拭傷口周圍的血跡。

  好在傷口和他一開始預判的一樣,不深,也沒有臟污的東西混在里面。

  “恭喜你,不用打破傷風疫苗了。”秦恒頭也不抬。

  季晴垂眸,從她的角度看過去,他的鼻梁英挺,眨眼的時候,睫毛略微有些長,恍然間,像是兩張臉重疊了。

  她像是看到了以前讀書的時候,為了處理傷口的秦恒。

  也是這樣,嘴巴說著什么恭喜你。

  她失笑地轉過頭去,“又讓你看到我狼狽的一面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