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劍開仙門 > 第十五章 有三關

兩刻光景不長但此時過分難熬。

在莫嘲人松開的一瞬間,劉赤亭沖出木桶,光著身子就往雪中,他自己甚至都沒發覺自己光著。

莫嘲人皺著眉頭將衣裳丟去,沉聲道:“你想清楚,她不會死的,只會被帶回家,但你會死的。沒人會在乎一個從山匪窩里出來,毫無背景的泥腿子!”

劉赤亭聞言一怔,卻也只是一怔。

穿好了衣裳,他給自己找了個借口,呢喃道:“我的東西在她身上,我不能讓她被人帶走!”

莫嘲人甩出玉筆,“你說這個嗎?”

又指向靠在石壁邊的長劍,“還是這個?”

劉赤亭一下子火冒三丈,扭頭兒接過玉筆抓起劍,再次赤腳在雪中狂奔了起來。

“你給的不算,要還也得她親手還給我!”

此時身上并無符箓,故而速度奇快!

莫嘲人無奈一笑,幾步邁出,半道上提起劉赤亭,跑得可比他快多了。

當年老鄧也陪著我瘋過,今日老子就拿命陪你瘋!

幾十里外,大軍行進速度其實并不快,而且那老道,好像也不著急帶人去往山人書鋪,更想在胡瀟瀟嘴里問出些不一樣的。

作為一個只需要一點機緣便能躋身三境的中土修士,在胡瀟瀟面前,老道畢恭畢敬。

“敢問姑娘與那青阿坊有何淵源吶?”

胡瀟瀟坐著一張椅子,前后各兩人抬著兩根竹竿。

聽到老道所問,她淡淡然一句:“沒去過青阿坊,但那坊主見我也得恭恭敬敬喊上一聲大小姐。”

老道聞言心頭一驚,趕忙說道:“走路輕一些,莫要顛到姑娘。”

李稚元與童趣對視一眼,不免心中譏諷。

高高在上的師父,連李存勖都可以不放在眼里,可在這個海外小姑娘面前,竟是如此卑躬屈膝。

也罷,隨他,只要能治好父王的不育之癥就行。

老道笑了笑,又問道:“不知姑娘是哪洲人氏啊?”

胡瀟瀟哪有心情與他說話?算時辰,那個憨貨已經醒了吧,那怎么……

她想劉赤亭會來救她,可她也知道,一個初入朝元,一個已經五氣朝元,還有個洗髓巔峰,即便莫嘲人,也會很吃力的。

回頭看了一眼,一地腳印,但唯獨沒有那憨貨的。

“哼!還說是朋友呢!”

老道疑惑道:“姑娘說什么?”

可是此時,老道忽然轉頭,胡瀟瀟也聽到了有人大喊。

“把她給我放下!”

仔細看去,胡瀟瀟一下子撅起了嘴。就好像……其實只是受了個不大委屈,但見著親人就變得很委屈了。

因為山林之中,有個中年人手提少年人,踩著樹冠狂奔而來。

可下一刻,一道長虹飛掠而過,莫嘲人被個丈許長的大雕生生抓起,轉眼便消失不見。劉赤亭也當場從高空落下,墜入山林。

胡瀟瀟怔了怔,莫嘲人的確是被帶走了。

事已至此,懶得深究雕自何方而來了,她只是苦笑一聲,呢喃道:“別來了,千萬別來了。”

可是那個披散著頭發家伙,背著壓根兒不會使的劍,甚至連鞋子都沒穿,卻猛地一躍數丈遠,孤身立在道路盡頭,高聲喊道:“把她放下!”

胡瀟瀟皺著臉,高聲喊道:“東西我都還你了,跟來干什么?!”

劉赤亭略微一愣,總也想不出該怎么說,索性就胡亂說了。

“那你逃出來干嘛來了?我都不怕,你又怕什么?”

那你逃出來干嘛來了?

胡瀟瀟忽然搖了搖頭,雙眸微微瞇起,呢喃道:“不,不怕!”

他都不怕,我怕什么?

聲音才落下,姑娘突然間一步躍起,朝著劉赤亭狂奔而去。

爹娘不在護不了我,有個傻小子卻愿意護著我,就像他說的,我要自己選!

老道見狀也只是淡淡然一句:“童趣稚元,莫傷那姑娘太重。另外一個,你們替師父除魔吧!”

兩人齊齊抱拳:“是!”

李稚元一步躍起,竟是在半空中踩踏幾下,眼瞅著就要追上胡瀟瀟。劉赤亭眉頭一皺,雙腳猛地一用力,如同箭矢射出,一躍出去十余丈,讓過胡瀟瀟迎著李稚元,一拳轟出。

可半空中,并無著力之處。他的拳頭被李稚元輕易躲過,且被半空中旋轉的一腳,重重踢飛。

胡瀟瀟一把扶住劉赤亭,沉聲道:“跑!”

劉赤亭卻黑著臉取出玉筆,沉聲道:“戴好!我不要你不許摘!”

說罷,已然拉出個拳架子。

如同以往,運氣阻攔劍鋒,再是一拳轟出。

童趣一劍落下,被他輕而易舉攔下,連皮都沒破!本就詫異,可下一刻,一拳結結實實砸在他的胸口,若非已經洗髓巔峰,這一拳便能要我的命了!

即便如此,童趣還是被一拳砸飛數丈遠,一口鮮血狂涌而出!

李稚元急停轉身扶住童趣,一臉擔憂:“你怎么樣?”

童趣深吸一口氣,神色極其復雜。

“不過半月而已,他怎么……”

李稚元面色鐵青,沉聲道:“等著,我給你報仇!”

胡瀟瀟戴好玉筆,白眼道:“少用命令的口氣。”

可是往周遭看去,許多手持火把的兵卒站在雪中,飛火將此地團團圍住,我不能離這憨貨太遠。更何況,那邊還有個準三境,又能跑去哪里呢?

對了!那團迷霧!

胡瀟瀟一把拉住劉赤亭,輕聲道:“去山谷!那些霧氣莫嘲人也看不清,那個二境巔峰也是一樣。有我在,他們不敢放飛火。”

說罷,胡瀟瀟拉著劉赤亭的手,又重新往那處山谷跑去。

童趣吃下療傷藥,沉聲道:“師父?”

老道笑盈盈道:“莫慌,追就是了。我想瞧瞧那姑娘有什么看家本領,日后也好知道她是何方神圣!”

李稚元皺眉道:“童趣,你不要去了。”

童趣笑著起身,拍了拍胸脯:“我爹讓我拿命保護你的。”

兩人在后方緊緊追趕,也是此時,景猱終于趕到了。

他手持馬鞭,在崎嶇山道狂奔過去,見人就抽。

軍士本就心虛,此時領軍將軍至此,他們竟是無人敢出聲。

景猱勒停戰馬,一雙眸子簡直是要殺人。

“你們是要嘩變嗎?”

他翻身下馬,抓住一名校尉胸甲,冷聲道:“郡主也好侯爺也罷,他們可有兵符?”

校尉顫顫巍巍道:“沒……沒有。”

一馬鞭落下,景猱轉身抓住另一名校尉,“他們可有軍職?”

那人結巴道:“沒……沒軍職。”

一馬鞭狠狠抽在左臂,景猱怒道:“那你們,還是要嘩變!”

老道笑盈盈開口:“景將軍,我是……”

景猱冷聲道:“我管你是誰。”

老道臉刷一下變了,一身駁雜元炁肉眼可見的聚起。

景猱高聲道:“發機飛火!”

被嚇得不輕的飛火營,聞言之后,弓弩齊齊對準老道。

然后看向老道:“神仙,試試?”

老道略微瞇眼,冷笑道:“好好好,懶得與你計較,回頭貧道定會與魏王好好說道說道!”

景猱就瞧見老道竟是踩著雪花,朝著劉赤亭那邊去了。

高處山巔,范山人一手搭在莫嘲人肩頭,靜靜看著山下動靜。

莫嘲人咬緊牙關,怒道:“小人!大軍是你弄來的,錢玄也是你弄來的!你就這么報鄧大年的恩?”

范山人面無表情,只是說道:“與你說過盡早離開,你卻聽不到弦外之音。”

莫嘲人冷聲道:“你這狗賊,山人書鋪不是獨立中土,絕不插手任何爭斗嗎?”

可范山人卻說道:“假如他不走上修行路,那就沒有這么多事情。但他走上了,故而我有三關,這才是第二關。”

挺過第二關,說明那小子卻是有資格被鄧大年重視的。

但第三關,我會讓他知道什么叫人心險惡!

終于跑回山谷,此時再見那小溪,兩人都不再顧忌,邁步便過。

落地之后,劉赤亭一皺眉,沉聲道:“又來了,那種炙熱感覺!”

胡瀟瀟猛地一把推開劉赤亭,與此同時一桿長槍從兩人中間劃過,李稚元隨后便到,拾起長槍在腰間回旋,硬生生逼開兩人。

童趣持劍襲來,直取劉赤亭首級,胡瀟瀟見狀,手持匕首,一個滑步往前,卻被李稚元一槍點開。

劉赤亭一肘擊在劍身,剛想雙拳虎撲,可那邊長槍點地的李稚元,竟是猝不及防一記回馬槍刺來。劉赤亭連運轉氣息阻攔都來不及,竭力躲避,卻依舊被一槍擦過肩頭。

胡瀟瀟一皺眉,沉聲道:“你小心,這兵器你運氣也擋不住!”

李稚元朝后一個滑步,槍尖左右搖擺,劉赤亭與胡瀟瀟皆受一擊,倒飛出去丈許。

劉赤亭本就虛弱,這一下,一大口鮮血當即噴出。

持槍少女冷冷開口:“童趣,制住她,我給你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