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假千金下山替嫁,真大佬夜夜求卦 > 第28章再加一條

  面對著咄咄逼人的林安邦,林海只回了三個字:

  “我負責。”

  把現場所有人都震懾的說不出話來。

  “你確定,要保這丫頭?”林安邦簡直不相信,還有這種好事?

  他打壓于檸,目的就是想敲打太奶黨。

  林錚現在還沒醒,老三林海就是太奶黨的領頭人。

  本來還擔心林海這么精不容易坑,沒想到,他主動送上門了!!!

  “你可要想清楚,你要擔保這丫頭,一旦股價救不回來,責任就在你!可不是我逼你的!”

  于檸淡淡地看了林安邦一眼。

  “林安邦同志,你想笑就笑吧,憋著不難受嗎?”

  被拆穿心思的林安邦尷尬不已,林海卻是爽朗一笑。

  這一笑把邊上的賈情情迷得神魂顛倒,癡迷地看著他。

  “如果她沒辦法在兩天內穩住股價,我就用自己手里的股份填補老大帶來的虧空。”

  林海說這句時依然是云淡風輕,舉重若輕的態度讓林安邦吞吞口水。

  “口說無憑,我憑什么相信你?”林安邦問。

  林海打了個響指,外面進來個西裝革履的人,是林氏法務部的負責人。

  “協議就在老王手里,白紙黑字,上面有太奶和我的簽名,你簽個字,對賭就生效。”

  林安邦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狂喜,嘴角瘋狂上揚。

  “不過,她如果控制住了這場風波,你又該付出什么代價?”

  林海問完,林安邦滿臉困惑。

  代價?他要付什么代價?

  他只想把太奶黨肅清,可從沒想過自己也要付出代價,俗稱,空手套白狼。

  “百分之五的股權,如果她三天內能平息風波,你拿出手里百分之五的股權給她,太奶說,這是你這個當公公的給兒媳的一點彩禮。”

  “我不——”于檸剛開口就被林海打斷。

  “是太奶的意思,你現在保持沉默。”

  于檸垂眸。

  這個林老三,妥妥的笑面虎,看著好說話,實則很強硬。

  比起耿直的老五,林老三多了一萬個心眼子。

  “都是一家人,談什么對賭不對賭的,出問題大家應該一起扛才是。”林夫人站出來說話。

  林海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

  “您似乎對您丈夫沒什么信心的樣子?”

  林夫人被戳穿心事,滿臉尷尬。

  好面子的林安邦本還在猶豫,被林海一刺激,頭腦一熱,直接答應了下來。

  “好!我跟你們賭!只是要加一條,如果你們輸了,除了對下滑股價負責之外,她,必須永遠離開林家!”

  林安邦指向于檸。

  “既然是對賭,你加條件,我也要加一條,如果我做到了,你就圍著三清山學狗叫。”

  “”林安邦一時語凝。

  這丫頭到底為什么對學狗叫如此執著!

  “這條可以加上嗎?”于檸禮貌問律師。

  律師遲疑了下,看向林海,林海勾唇點頭,律師才說可以。

  “等會!這次金額好像很大?”于檸看向林海,林海笑呵呵點頭。

  “對,這種商業企劃不能兒戲,不如就——”算了,這兩個還沒說出口,林安邦就聽到他三兒子說道。

  “這么大的金額,一圈不夠吧?加一圈,連同林夫人的份,可以嗎?”

  于檸想想,勉強點頭。

  其實她覺得2圈還是有點太便宜了。

  不過考慮到兩位中年人體力有限,她就勉為其難同意了吧。

  律師飛快地掏出文件,現場更改,不顧林安邦夫妻難看的臉色,這件事就這么愉快地決定了。

  林安邦被于檸和林海這對組合整上頭了,也不管合約里寫了什么,稀里糊涂地簽了字。

  一旁的林夫人莫名其妙也被寫進去了,雖覺不妥,幾次想攔著,但架不住林老三這個損人戰斗力太高,三言兩語就把她懟回來了。

  林安邦大筆一揮,這份圍繞著于檸展開的百億級對賭協議就這么成立了。

  “寧愿相信一個外人,也要跟自己親爸作對,林海,你遲早會被你大哥和你太奶害到破產。”

  林安邦放下筆,陰森森地對林海說。

  他不喜歡三兒子,僅次于討厭大兒子。

  這孩子小時候,明明跟自己很親近,怎么長大成了這個德行,一身反骨。

  “省點肺活量吧。”林海笑呵呵地說。

  “什么?”林安邦沒聽懂。

  “他是擔心你一邊跑步一邊學狗叫,肺活量不夠——該說不說,你這個兒子也不錯,起碼很孝順。”于檸心說,這難道就是歹竹出好筍?

  “”你管這叫孝順!林安邦氣得拂袖而去,還不忘撂下一句狠話。

  “輸得一敗涂地時,別到我這要飯!”

  林夫人緊隨林安邦身后,賈情情不舍地看著林海,有心想留下跟林海說幾句話,但又不敢面對于檸。

  “三哥,你是不是又換手機了?我微信好友找不到你了,你重新加我一下!”

  賈情情頻頻回頭,林海揮揮手,拜拜

  于檸垂眸,什么換手機,是笑面虎的借口吧?估計是把賈情情拉黑了。

  這就是林老三的陰險之處,他喜歡誰,他討厭誰,根本看不出來。

  于檸這一猜想很快得到了印證。

  林安邦和林夫人一行人離開后,當客廳里只剩下林海和于檸兩個人后,林海一改人前的笑模樣,壓迫感十足地看著于檸。

  “在你沒有做出任何配得上我大哥的事情之前,我不承認你是我大嫂。”

  “哦。”真不愧是林老五的好兄弟,說的話都一樣。

  “雖然太奶讓我站在你這邊,不過這并不是我本人的意思,如果你讓我輸掉錢,我心情會很不好,到時候太奶也救不了你。”

  “哦。”于檸滿不在乎地從兜里把她的愛寵拿出來。

  小黑貓對著林海呲牙。臭小子,囂張什么?嚇唬小姑娘很有意思?

  “你還養了個臟臟貓?”林海看到她有只奶兇的小貓,撲哧樂了。

  “我大哥最討厭貓,等他醒了一定會把你連同你的臟臟貓一起丟出去。”

  “哦。”

  “你除了哦,還會說別的嗎”

  “哦。”

  林海磨牙,是錯覺嗎?

  他怎么覺得這丫頭懷里的小臟臟貓咧嘴笑呢?

  他被一只貓看不起了?還有貓的主人也是一副很欠扁的拽樣。

  林海眼一瞇,不滿自己被忽略。

  突然伸手,將于檸以一個標準壁咚的造型扣在墻上,接著,俊朗的臉就湊了過來。

  “小丫頭,你這張小嘴,還挺叛逆的。”

  于檸眼看著他低下頭,那張薄唇壓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