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開局停職?我轉投市紀委調查組 > 第682章 開始行動!
  ……

  “這些都是嗎?”

  張凱和幾個省紀委專組的成員,再次來到四樓的會客廳,和楊東以及三個巡視組的副組長一起,研討案情,主要就是縣委副書記趙羽飛的重大貪污腐敗問題。

  張凱這次來,時間緊任務重,他不可能陪楊東一直到三月末,所以一定要精準辦案,以最快的速度結案。

  以他的辦案經驗來看,目前楊東手中有關趙羽飛的犯罪證據屬實,貪污證據準確,是完全可以執行雙規措施。

  且目前保密性非常高,楊東明面上是辦趙國軍,可實際上要辦的卻是趙羽飛。

  副縣長趙國軍栽跟頭,已經是縣里干部們的共識,他們也都觀望著,看一看楊東什么時候動手。

  估計這個時候趙羽飛也在看吧?

  甚至趙羽飛肯定想不到,省紀委巡視組的目標是他。

  這樣一來,趙羽飛沒有察覺,就不會對抗組織調查,也不會暗中搞小動作。

  但也不排除趙國軍和他之間存在利益糾葛。

  如果兩人真的存在一些隱藏的利益糾葛和不正當往來關系,那就有可能會打草驚蛇。

  畢竟趙羽飛害怕被趙國軍牽連,肯定會有所行動。

  不過目前來看,一切正常。

  省紀委巡視組這邊有人盯著趙羽飛,這位縣委副書記目前還沒有任何行動。

  “對,涉及趙羽飛的一切案件罪證,都在這里。”

  楊東點了點頭,朝著張凱示意。

  他們省紀委巡視組只負責巡視問題,搜集和整理問題,但是最終的處理權還是在張凱的這個專組。

  也就是說張凱有權決定辦不辦趙羽飛。

  當然了,張凱既然人都來了,那么趙羽飛肯定躲不過去。

  “嘖,短短不到一個月,楊東,你是怎么做到的?”

  張凱捏著手中厚厚的材料,問著楊東。

  他都覺得不可思議啊,這么多犯罪材料,怎么就這么快被楊東掌握,且沒有被趙羽飛所察覺?

  如果楊東是來到縣里之后,才搜集整理的這些證據,那么不可能趙羽飛毫無察覺。

  這是很現實的懷疑,因為趙羽飛在縣里太久,他所掌握的渠道可比楊東多啊。

  楊東只要稍有行動,就會被趙羽飛察覺到。

  可如今趙羽飛絲毫都沒有察覺,但楊東又把證據搜集到了,這就奇怪了。

  總不可能是楊東睡個覺,就把證據整理完畢了吧?

  這里面必有緣由。

  張凱就是好奇這一點,因此才問。

  “對別人不能說,對你張主任,我還是可以透露一二的。”

  楊東見張凱這么問,不禁笑了起來。

  擁有這種疑問的何止是張凱啊?就連他的三個副手,也都一肚子疑問。

  楊東之前也沒有告訴過他們,這些材料到底是如何弄到的。

  現在,這幾個人都是值得信任的,那就給他們揭個謎底吧。

  “我是開陽縣本地籍貫的干部,所以我在開陽縣有親戚。”

  “開陽縣稅務局的前局長楊旭,跟我是本家親戚,是我大伯。”

  “所有證據,都是這位楊旭同志,提供給我的。”

  楊東開口,算是把這個謎底揭開了。

  如果按照很多人的猜測,可能會覺得這些證據材料是縣委書記譚龍提供給自己。

  但不是這樣,譚龍的確給了自己一些材料,卻也和趙羽飛的材料無關。

  因為譚龍根本就不可能揭露趙羽飛,畢竟趙羽飛是縣委副書記,是他的副手。

  他豈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如果揭露自己的副手,而且是縣委副書記,那么譚龍自己也會受到質疑,也會深受其害。

  自然這些材料跟譚龍無關。

  這些材料都是自己那個大伯楊旭給自己的。

  楊旭之所以把這些罪證交給自己,也是為了他自己,他想要戴罪立功,爭取組織上的寬大處理,讓他能夠平穩降落。

  不然,憑借他在稅務局做副局長和局長的這些年,他所做的那些邋遢事,很有可能讓他晚節不保,而且有牢獄之災。

  “那你就不怕這些證據是假的?是這位楊旭同志蓄意構陷趙羽飛?”

  “兩個人是否有仇怨?這些你了解沒有?”

  張凱皺起眉頭,語氣凝重的問著楊東。

  蓄意構陷,報假案的情況時有發生,尤其是在體制內更是比較常見的。

  誰跟誰有仇怨,就很容易報假案,目的就是讓對方受到懲處。

  因為大家都清楚,誰的屁股都不干凈,都怕調查。

  所以即便是蓄意構陷,報假案,也可能會牽扯出很多麻煩來。

  “兩人沒有仇怨,也不存在蓄意構陷。”

  楊東搖頭,回答著張凱。

  張凱再問:“你怎么知道?你怎么保證?紀委辦案最忌諱想當然!”

  他不是故意針對楊東,而是省紀委辦案必須要有確鑿證據,絕對不能如此隨意,萬一真的出現錯漏,那可不是小問題。

  所以他必須要問個清楚,這是對省紀委巡視組的負責,對楊東負責,更是對他自己負責。

  “這些證據不僅是楊旭同志提供,也有其他同志提供。”

  “我是把這些同志提供的證據做了一個整合,查缺去重之后,留下了這些。”

  楊東既然敢調查趙羽飛,自然是有實實在在把握,不可能拿了楊旭舉報的這些內容,不去做整理和分辨,就直接動手。

  他自然會多方調查,多方取證,多方核實,確認無誤之后,才會動手。

  既然他已經讓張凱這個專組的組長過來,就說明這些工作都已經做完了,不需要張凱再去費時費力的確認真假。

  “交叉取證啊?”

  張凱仔細的翻看了一下手里面的材料,這才發現這些材料的確不光有楊旭的舉報,還有至少四名開陽縣的干部提供。

  而且這四名開陽縣干部的職務都不算低,他們的舉報是有可信度的。

  至于這四名干部是誰,暫且不說,畢竟要對舉報人提供保密和保護措施。

  “交叉取證,循環程序,總結判斷。”

  楊東臉色嚴肅的開口,念出這十二個字。

  而這些材料就是他這半個月以來,看似什么都不做,實際上暗中所做的一切工作。

  他來了開陽縣,怎么可能悠閑半個月,而什么都不做?

  一切不過是障眼法罷了。

  只有動手之后,大家才能知道,他這個巡視組的組長,究竟做了多少工作。

  “既然準確無誤,準備行動吧!”

  張凱目光堅定的抬起頭,望向專組的四位同志,然后宣布了出來。

  一場聲勢浩大的省紀委專項行動,立即展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