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撈明月 > 第776章 徐澤楷裴歆蘭番外(21)
  裴歆蘭回到醫院時,天已經黑透了。

  她滿身疲憊地走到病房門口,站了許久,調整好自己的狀態,才笑著推開門。

  就算徐斯年現在昏迷不醒,她也不想以狼狽的樣子出現在他面前。

  “斯年,我回來了……”

  話音未落,看到空蕩蕩的病房,裴歆蘭瞳孔猛地收縮,眼底劃過一抹驚恐。

  “斯年、斯年呢!”

  她緩了幾秒,腿上才有了些力氣,跌跌撞撞地沖出病房,去找醫生。

  科室里同樣空無一人。

  裴歆蘭徹底慌了,在原地佇立了許久,她抱著最后一絲希望朝著急救室的方向跑去。

  急救室亮著紅燈,大門緊閉,走廊上靜悄悄的。

  看到這一幕,裴歆蘭腿軟地跌坐在長椅上,眼前一陣一陣的發黑。

  盡管沒有親眼看見,但她就是知道,徐斯年在里面,命懸一線。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名護士路過。

  裴歆蘭絕望地抓住她的衣擺。

  “請問,里面的是317病房的病人嗎?”

  護士點了點頭。

  “您是病人家屬嗎?請在這里簽字。”

  她拿出病危通知單。

  裴歆蘭的心跳停了一瞬,巨大的惶恐讓她一度喘不上氣,還有一種想要干嘔的感覺。

  “我是他妻子。”

  她強忍著不適,顫抖地接過護士遞過來的紙筆,一個字一個字的看過去。

  眼淚一顆一顆地砸在通知書上,仿佛能聽到眼淚破碎的聲音。

  怕吵到里面的人,裴歆蘭不敢哭出聲來,用力地掩著唇,哭到全身都在顫抖。

  “病人還在搶救,一切都有可能。”

  護士被她的情緒感染,忍不住出言安撫。

  裴歆蘭點頭又搖頭,哭的說不出話來。

  找不到徐澤楷,就算斯年熬過了這一次,也還會有下一次。

  誰也不知道他能熬多久,能堅持到幾時。

  只要徐澤楷不出現,斯年遲早會離開她……

  徐澤楷,你怎么還不來啊……

  在護士的小心催促下,裴歆蘭顫抖著簽了字,字跡被眼淚暈染的一片模糊。

  護士心疼地握了握她的手,才轉身離開。

  寂靜的走廊上只剩下她一個人。

  裴歆蘭眼淚控制不住地往下掉,發著抖拿出手機,一遍又一遍地撥通徐澤楷的號碼。

  每次被掛斷,她就抬頭看一眼搶救室的燈,然后再撥過去。

  好像只有這樣,才能讓她覺得徐斯年還有救。

  第41通電話,依舊無人接聽。

  急救室的燈滅了。

  看著大門打開,裴歆蘭匆忙起身,想要第一時間知道徐斯年的情況。

  可坐得太久,腿腳都有些麻木了,再加上一天沒吃東西,裴歆蘭剛站起來,就覺得眼前一黑,整個人踉蹌了一下,差點一頭栽倒。

  一雙有力的胳膊穩穩扶住了她。

  一直等到她站穩,那人才松開手。

  “謝謝。”

  裴歆蘭只匆匆道了聲謝,對方剛從手術室出來,全副武裝,她甚至沒時間看清他的臉,就趕忙走向了徐斯年的主治醫師。

  “張醫生,斯年怎么樣了?”

  醫生不著痕跡地看了眼站在遠處的人。

  對方朝他點了下頭,無聲地離開。

  張醫生這才垂眸看向裴歆蘭。

  “救過來了,只是就像我之前說的,病人自己沒有求生意識,手術只能維持他的生命體征,其他的只能靠他自己。”

  救過來了。

  只是聽到這四個字,裴歆蘭如釋重負,片刻后,又小心翼翼地問他。

  “那……斯年他還能等多久?如果能找到徐醫生的話。”

  張醫生意味不明地盯著她看了幾秒,才開口回答。

  “這個問題,我的回答跟剛才一樣,他能等多久,全憑他自己的心理意志。”

  裴歆蘭苦澀地垂下眸子,說不出話來。

  張醫生沉默幾秒,又道:“裴小姐,這話不是我該說的,但你應該清楚,徐先生這樣活著,跟死了沒有區別。”

  “不是的。”裴歆蘭下意識反駁。

  張醫生無奈地搖搖頭,不再勸了。

  “今晚徐先生會在重癥監護室觀察一晚,你早點休息吧。”

  徐斯年在重癥監護室,裴歆蘭又怎么會睡得著?

  她坐在重癥監護室的走廊上,透過窗戶看著病床上的人。

  明明她一直都有好好照顧他,可徐斯年還是瘦成了薄薄一片,清俊的臉消瘦的不成樣子。

  一片寂靜中,她的手機響了起來。

  裴歆蘭眼里燃起一絲希望,拿出手機看了一眼。

  是家里的號碼。

  裴歆蘭眼里希望散去,化作一片歉疚。

  “媽媽,你去哪了?爸爸也不在,你們出去玩了嗎?”

  孩子們天真的聲音自那頭響起。

  裴歆蘭心里揪了揪,有些不忍面對他們。

  “我……嗯,媽媽帶著爸爸出來散心了,很快就會回去,你們乖乖聽阿姨的話。”

  兩個孩子很容易就相信了她的說辭。

  “那你們要早點回來哦!我們好想你們的!”

  裴歆蘭強忍著哽咽:“好……”

  那頭,孩子們又奶聲奶氣地跟她說了好一會兒話,才依依不舍地掛斷。

  裴歆蘭收起手機,苦澀地看著病房里的人。

  “斯年,你聽到了嗎,孩子們都在等著你,就當是為了他們,你能不能不要放棄自己?”

  “如果你還是嫌棄我臟,等你好了,我就搬到你看不到的地方,不去礙你的眼,只要你能好起來,好不好……”

  徐斯年自然不會給她任何回應。

  裴歆蘭在重癥監護室門口坐到深夜,心理和身體的疲憊一起涌來,盡管她已經努力保持清醒,但還是睡了過去。

  醫院的走廊上一片清冷。

  睡夢中,裴歆蘭不自覺地瑟縮著身子,眉心也微微蹙著,憔悴的樣子讓人心疼。

  一道高大的身影無聲從走廊盡頭出現,走到她面前,俯身小心翼翼地把人抱起來,朝著病房走去。

  “斯年……”

  裴歆蘭迷迷糊糊感受到溫暖熟悉的懷抱,依賴地往他懷里縮了縮,蔥白的手指用力抓住他胸前的衣服。

  即使是在睡夢中,也沒有一絲安全感。

  男人緊了緊懷抱,沉默地看了她許久,再次模仿起了徐斯年的聲調。

  “我在,安心睡吧。”

  裴歆蘭夢囈幾句,依偎在他懷里沉沉睡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