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逆徒,為師受不了,下山禍害未婚妻吧 > 第745章 出門沒看黃歷
  感覺自己撿到了一條命的潘穎,驚慌失措的從地上爬起來向外面跑去。

  “等等。”夏俊輝大聲吼道。

  聽到他的聲音,潘穎感覺自己就像是被惡魔叫住了一般,小心翼翼的回過頭說道:“大少爺,您還有吩咐嗎?”

  “你是不是應該感謝我弟弟,要不是他心慈手軟,我是不會就這樣讓你離開的。”夏俊輝說道。

  “夏先生,謝謝您,如果以后您有需要的地方,我一定會盡全力為您效勞。”

  現在的她后悔的要命,沒想到自己看不起的人竟然有這么強大的背景,甚至讓她根本沒有報復資本。

  一個勢力的女人,夏云帆也沒有什么想難為她的,揮揮手就讓她離開了。

  當潘穎走出服裝店的時候,眼淚再次滑落下來,這么多年的辛苦打拼就這樣的沒了。

  想到她明天就要離開京城,連產業都來不及轉手,想到這里她感覺自己的手都在顫抖。

  “夫人,聽說你要離開京城了,那可不可以給我的工資結算一下。”小麗走上來問道。

  “你還好意思跟我要錢?我變成今天這個樣子還不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招惹了那些大人物,我會變成這樣嗎?”潘穎氣的火冒三丈。

  “為什么不好意思?你還以為你自己是那個養尊處優的夫人嗎?現在你恐怕連我都比不上吧,趕緊給我工資,否者老娘不會放過你。”

  潘穎看見曾經對自己賣力討好的手下敢對自己這么說話,讓她頓時感覺到巨大的落差。

  現在的她更加恨透眼前這個小麗,這一切的罪責都是她造成的。

  “臭女人,都是你害了我,你給我去死。”

  氣憤之下,潘穎大力的推了一下小麗。

  毫無準備的小麗沒有站穩,整個人被推到了機動車道上。

  這個時候一輛車飛快的行駛過來。

  “嘭。”

  一道悶聲出現,小麗直接被撞飛出去,落在了十幾米遠的地方。

  “這……這可怎么辦。”

  潘穎徹底傻了,她只是氣急之下才推了她,沒想過真的讓她死。

  恐懼之下潘穎掉頭就跑,她現在什么都不知道考慮,只覺得跑才是對的。

  而服裝店里,夏俊輝還準備邀請兩個人去吃飯,但是被夏云帆拒絕了。

  難得和楚馨月單獨相處,他還是很希望自己的二人世界不被別人破壞。

  隨后兩個人便拎著購物袋從服裝店里出來,迎面就看見馬路上渾身是血的小麗向他們爬來。

  路上的行人看見小麗這凄慘的樣子,紛紛向后退去,不敢靠近她。

  而將小麗撞飛的車主則是坐在車里大哭起來,整個人已經處于懵掉的狀態。

  “救我……救救我。”

  小麗看見夏云帆夫婦走出店門,伸出鮮血淋淋的手向他們乞求道。

  “你覺得你之前那樣的對我們,我會救你?”夏云帆淡淡的說道。

  “求求你……救救我。”小麗艱難地說道。

  “你還是自求多福吧。”

  說完夏云帆便拉著楚馨月離開了這里。

  走遠以后夏云帆撥打了一個救護車電話,這也算是他能做到的唯一的一件事。

  “看來你還不是鐵石心腸呢。”楚馨月笑著說道。

  “他的內臟已經受到了嚴重的重創,即便是撿回來一條命,后半生也過得很辛苦。”夏云帆說道。

  畢竟夏云帆不是一個大度的人,做不到以德報怨,能給她叫輛救護車已經算是仁義了。

  至于她能不能活下來就看她的命了。

  如果當初她不得罪自己,也不會被潘穎推出去,這一切都是她的咎由自取。

  為了不影響兩個人的心情,楚馨月帶著夏云帆來到她想去的那家餐廳。

  剛一進來就聽到一陣哭聲傳來。

  夏云帆有些無奈的笑道:“我們出門是不是沒有看黃歷,為什么這么不順呢?”

  “要不我們就去別的地方吃吧。”

  當他們轉身就要離開的時候,就看見那個正在哭著的女人是一個五十多歲的老人。

  “瘋婆子,快點滾我們這里不是你能進來的。”里面傳來服務員的謾罵之聲。

  楚馨月看見這一幕簡直氣壞了:“這都是什么人,居然這樣對待一個老人家。”

  餐廳里面,一個服務員正在將一個五十多歲的婦人向外退去,而且動作十分蠻橫。

  “小伙子,今天我女兒生孩子,你就帶我去看看她吧。”老太太哭著說道。

  “你說什么亂七八糟的,來這里吃飯就要給錢,沒錢就給我滾出去。”

  說著服務員就準備將老人一把推出去。

  “唉……疼……小伙子,你輕一點。”老太太可憐的說道。

  “你特么在跟我裝什么可憐,吃了霸王餐還想要在這裝傻,快點滾。”

  服務員的態度越來越粗魯,手上的動作也加大了不少,老太太疼的一臉痛苦的樣子。

  “住手,你還是不是人,竟然這樣對待一個老人。”

  這個時候楚馨月走過來一把將服務員的手拉開,整個人擋在老太太的面前。

  “老人家,您還好吧。”楚馨月關心的問道。

  “疼……我的手好疼。”老太太的眼淚流淌下來,就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委屈的哭了。

  楚馨月掀開老人家的衣袖,發現她的手臂上面是一大片的淤青。

  “老公,你快點來看看。”

  夏云帆走過來簡單的看了看說道:“像是撞傷的,沒事,交給我。”

  說著夏云帆開始給老人按摩淤血的位置,這點小傷什么藥都不需要用,只用一些勁力按摩就可以化開淤血。

  “你們三個人在這里給我演什么,趕緊都給我滾出去,否者老子就叫保安了。”服務員氣憤的說道。

  楚馨月看向這個服務員心中的火氣一下竄了上來:“你這個人還有沒有同情心,不光欺負老人家,還誣陷我們演戲。”

  “呵呵不是演戲?那好啊,你們把老太太的飯錢給我結了,她可是吃了我的霸王餐。”服務員一副看熱鬧的樣子說道。

  他已經認定了這三個人就是碰瓷演戲的,他準備一會就去報警。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