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神王令 > 第407章 母親舊物,曾經恩情
  陳天玄雙眸微瞇,循著陸飛溪所指的方向望去。

  廣場深處,一道微弱的光芒若隱若現,并沒有像是其它藏品那樣盛放在貨架上,而是懸浮在空氣之中。

  猶如一朵虛幻而精致的花,盛放于無邊黑暗。

  陳天玄心弦輕輕一動,見陸飛溪對自己點了點頭,當即大步走上前,將那道光芒握在了手中。

  只見,那是一道通體純白的劍鞘,入手冰涼細膩,仿佛由美玉打造而成。

  在觸碰到的瞬間,立刻就帶給陳天玄難以形容的親切舒適之感,仿佛回到了母親的懷抱,記憶中柔軟的溫床。

  但,

  真正讓陳天玄為之動容的,還是這劍鞘之內,竟然蘊藏著無比恐怖的劍氣。

  宛如一團壓縮到極致的鋼鐵,深沉凝練無比。

  外表看似平靜,如同死水一般,不起任何波瀾。

  陳天玄卻毫不懷疑,這股劍氣一旦爆發,必將掀起毀天滅地的浪潮與風暴。

  由此可見,這絕對和他手中的方家玉佩一樣,是一件沒有受到過任何損傷的完整古武法器!

  而且,哪怕是在古武法器當中,都有著不輕的品階!

  念至此,陳天玄再次深吸了一口氣,不得不承認,自己的確對這劍鞘心動了,產生了巨大的興趣。

  但他并沒有順勢收入囊中,而是輕輕松手,任由劍鞘自行飄起,懸浮在空氣當中,然后轉身問道:“這道劍鞘,陸老爺子是從哪里得來的?”

  “是當年離開龍京之前,秦嵐送給我的。”

  陸飛溪眸中泛起追憶之色。

  “秦……秦嵐?我母親?”

  陳天玄瞳孔地震,心中無比駭然。

  自從古武界的線索斷掉之后,他已經有很久很久,沒有再收到過有關于母親秦嵐的消息了。

  卻沒想到今天竟然在陸家,又再次聽到了母親的名字。

  “準確地說,不是送,而是將這劍鞘作為籌碼,請求我陸家出手一次,幫她和你爸爸陳寅逃出龍京。”

  陸飛溪聲音低沉而沙啞,在黑暗中徐徐蕩開:“畢竟你也知道,當年因為你母親和你父親的事情,龍京究竟鬧出了多大風波,秦家上下又究竟何等震怒。”

  “除此之外,本該與秦家聯姻的天元李氏,在這件事上也是極度不滿。”

  “那位對你母親垂涎若渴的李氏天驕,李家麒,更是公開放話,說要親手抓住你父親陳寅,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你母親迫于無奈,只能仗著自己與玲瓏的小姨有幾分交情,拿著這劍鞘找到我陸家來,希望我能護送他們夫妻二人出龍京。”

  “我答應了她,也履行了自己的諾言,所以這劍鞘便成為了我陸家之物。”

  話還沒說完,陳天玄心中就已經是怒浪起伏,久久無法平靜。

  從陸飛溪言語間所透露出的信息,至少有三點,是他無論如何也沒想到的。

  第一點,是陸飛溪竟然知道自己的身世。

  要知道,他身懷秦家血脈這件事,甚至比他是永恒城主還要來得絕密,照理來說,陸飛溪絕不應該知情才對。

  第二點,是他沒有想到,這劍鞘竟然是秦家,準確說是母親秦嵐的東西!

  難怪通道打開的瞬間,他就在冥冥中感受到了某種吸引。

  而且在觸碰到這劍鞘的時候,更是生出了強烈的親切。

  原來,上面竟然沾染了母親秦嵐的氣息!

  而陳天玄更加沒有想的一點,也就是第三點,那便是陸家曾經竟然對自己的父母施以援手,有過這樣一段恩情!

  盡管陸飛溪說得很直白,這只是一場交易,秦嵐也為此付出了足夠的報酬。

  但,

  陳天玄很清楚,并不是隨便什么人,都敢在那時候施以援手的。

  畢竟一旦插手,所需要面對的不僅僅是一個秦家,還有同為上三家的李家!

  “老爺子,請受我一拜!”

  “當年如果不是你,我父母二人恐怕根本就沒機會逃出龍京,前往東海!”

  “那么這個世界上,恐怕也就不會有我陳天玄的存在了!”

  陳天玄心潮起伏,當即對著陸飛溪深深一禮,態度誠懇而真摯。

  “陳尊,不可,萬萬不可!”

  “我之前已經說過,我之所以愿意出手救你父母,只是因為這道劍鞘,并不是因為我和他們有多深的交情!”

  “老夫無論于情于理,都當不起你這一拜!”

  陸飛溪大驚失色,趕忙用手去拉陳天玄,絲毫不敢擺架子。

  “這對于陸老爺子而言,是一次交易,可對于我而言,卻是莫大的恩情。”

  陳天玄也不矯情,站直了身體,仍是滿臉真摯地道:“正所謂大恩不言下,這份情,我陳天玄會銘記在心!”

  “我身后的永恒之城,也會永遠銘記在心!”

  此言一出,陸飛溪表面上不動聲色,實則心中卻是一片狂喜。

  他知道,自己的目的算是徹底達到了。

  就算將來陳天玄不幸身死,葬送在了那些看不見的強大敵人手中,至少他麾下的葉君臨等一眾弟子,也會念在這份情誼上,對陸家多多扶持。

  “既然如此,就請陳尊將這劍鞘收下吧。”

  “畢竟這本來也是你秦家的東西,如今我還給陳尊,也算是物歸原主了。”

  “就當做感謝陳尊極力促成了我家玲瓏當上鎮南王,希望陳尊不要推辭!”

  陸飛溪手掌一揮,覆蓋在劍鞘上的陣法紋路瞬間瓦解。

  而在失去束縛之后,那劍鞘就像是有靈性一樣,竟然自行飛入了陳天玄的手中,傳來陣陣親切之感。

  很快,二人離開地下廣場,重新返回地面。

  在庭院里喝茶閑談了片刻之后,陳天玄便帶著方云香離開了陸家。

  但在臨走之前,他還不忘向陸飛溪提了一句,如果陸玲瓏有任何出關的跡象,或者有任何需要幫助的地方,一定要第一時間通知他。

  只要他還在龍京,必定隨叫隨到。

  “請陳尊放心,老頭子我不是那種不解風情的迂腐老人,絕不會攔著玲瓏不讓她見你的。”

  對此,陸飛溪當然是滿口答應,并親自將陳天玄送出了陸家大宅。

  而陳天玄前腳剛走,一道高大身影便出現在了陸飛溪身后,看著陳天玄二人遠去的方向,眼神復雜難明。

  陸飛溪沒有回頭,便知道來人是自己的弟弟陸飛戰,當即開口問道:“老二,你覺得陳天玄這人如何?”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