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修仙開局一座天機閣 > 第7章 九宮太玄經

你不必如此。”

“我是個生意人,只要能出得起價錢,這世上無論任何消息,我都可以給你透露一二。”

秦風緩緩放下手里的茶杯道。

在這天機閣內,任何人都逃不開他的感知。

雖然對方并未明說,不過他也知道對方的意圖。

眼下,秦風只是在試探沈星河,看看對方到底能開出多高的價錢。

只要價錢能讓他滿意,他也不介意出手幫對方一把。

“無論任何消息皆可透露!”

聽到這話,沈星河亦是心神一凜。

這一刻,他也算是明白了,自己在秦風面前壓根沒有秘密可言。

畢竟,對方僅是瞥了一眼,便看穿了自己隱藏多年的心魔郁癥。

“前輩可有辦法助我突破元嬰境王者?”

再度起身,沈星河又道,語氣也變得極為尊敬。

他如今已是金丹境十重高手,然而僅憑這點實力尚無法向真武老怪復仇,后者畢竟是貨真價實的元嬰境王者。

這幾十年以來,沈星河除了閉關苦修,也在苦苦尋找突破元嬰境王者的契機,但卻一無所獲,最終形成了心魔!

“辦法自然有,只不過得看你的誠意如何....”

秦風不露聲色道。

對于沈星河等人來說,突破元嬰境王者的難度宛如登天,除非能夠找到一處尚未出世的機緣寶地亦或是大能洞府。

然而,這些事情對于秦風來說,只不過是小菜一碟!

只要手里的天機點足夠,別說是推演東靈域境內的機緣寶地,哪怕是推演整個云海大陸的各處機緣,秦風都能算無遺策,信手拈來!

“晚輩明白了!”

沈星河當即從靈戒中掏出數十件法寶和幾小瓶丹藥。

只見這些法寶靈氣四溢,赫然品階不低,至少也在八品以上!

而且那幾小瓶丹藥也價值不菲,僅是輕輕一嗅,便能聞到陣陣濃郁丹香。

“發財了!”

看著眼前這一堆法寶丹藥,秦風心中不禁狂喜。

要知道,當初七煞門主段元弘身上也不過只有一件八品法寶天雷印。

而眼前的沈星河隨手便能掏出十幾件八品法寶,足以可見對方這個真武宗掌教的財力之雄厚,二人壓根不在一個層次啊!

“系統,幫我鑒定一下這些寶貝的價值。”

叮!一共可以兌換三千點天機點!

“全部兌換!”

“順便幫我找一下,東靈域境內有沒有適合突破元嬰境的機緣寶地或者強者洞府。”

秦風心中暗道。

叮!正在查詢....

叮!暫時沒有找到!

“我擦...!”

秦風有些懵逼了。

眼下他已經拿了沈星河的寶物,如果沒能幫對方推演出合適的機緣寶地,豈不是砸了自己這個天機閣主的招牌?

“系統,就沒有別的辦法了么?”

“有的。”

“說來聽聽!”

“此人所修功法殘缺,難以突破境界桎梏,只需轉修天品以上功法,便可突破元嬰境王者。”

耳邊傳來系統的提醒聲音。

“那幫我找一下適合沈星河本人修行的功法。”

秦風又道。

叮!一共查詢到八本功法,其中四本皆為天品以上

“通天封神訣,仙品功法,兌換需要二十萬天機點。”

“太荒游龍功,帝品功法,兌換需要八萬天機點。”

“殺生圣訣,圣品功法,兌換需要一萬天機點。”

“九宮太玄經,天品功法,兌換需要五千天機點。”

....

“靠,怎么每一本都這么貴啊!”

看到這里,秦風不禁面露難色。

倒不是他不想幫忙,而是手里的天機點壓根不夠兌換,哪怕是最便宜的九宮太玄經都需要五千天機點!

“系統,可不可以只兌換九宮太玄經的殘篇,比如元嬰境以下的修行心法?”

猶豫片刻,秦風又道。

雖然僅是一門殘篇,不過若能成功兌換,幫助沈星河突破元嬰境王者亦是綽綽有余。

“可以!”

“直接兌換!”

秦風當即命令道。

叮!兌換成功!

叮!花費兩千天機點,購買九宮太玄經的元嬰境心法!

“還好沒給我全花光了...”

秦風心中長吁一口大氣。

雖然一次性花了兩千天機點,不過他還能剩下一千點,終究還是賺的。

“沈道友,你所修的真武七星決雖然品階不低,但卻有所殘缺,若想突破元嬰境王者需轉修天品以上功法。”

從指間射出一枚玉簡,秦風緩緩道,“此玉簡內記載著一門天品功法,雖然僅是一門元嬰境的心法殘篇,但也足以支撐你突破元嬰境王者。”

“多謝前輩賜法!”

抬手接下玉簡,發現里面確實記載著一門天品功法,沈星河臉龐上流露出一抹罕見興奮。

對于自己所修功法的缺陷,他又何嘗不知?

因為,這一切都是真武老怪故意為之,對方只想將沈星河當成棋子操控,待到時機成熟便會舍棄,自然不會傾囊相授。

只不過,這些事情都已經不重要了!

如今有了天品功法“九宮太玄經”,以沈星河的修煉天賦,其突破元嬰境王者亦是指日可待!

“爹,娘...孩兒馬上就能替你們報仇了!”

踏步走出天機閣,沈星河深吸了一口氣,腦海中不禁回想起了五十年前,自己滿門上下皆被真武老怪出手滅殺的記憶,心中不免悲怒交加。

“師尊!”

瞧見沈星河出來,聶紫依和陸天云皆是雙雙上前,其中前者俏臉閃爍,似乎有什么心事。

“紫依,你想留下來?”

沈星河眉毛一挑,顯然發現了對方的異樣。

“不是的!師尊,我只是...”

“你若是想留下來,為師也沒有意見,只不過此事為師也做不了主,還需要經過閣主前輩的同意。”

抬手打斷聶紫依的解釋,沈星河又道。

作為對方的師傅,他太了解聶紫依的心思了,對方一直以來都十分崇拜強者。

如今見識到了秦風這位天機閣主的手段之后,聶紫依自然也想跟在對方身邊,以求可以得到秦風的指點,從而增進修為。

而對于聶紫依的想法,沈星河也十分理解。

畢竟,如果他不是貴為一宗掌教,身上又有大仇未報,他也想從此跟隨在秦風左右,哪怕是當個馬前卒都愿意!

“大師姐,咱們真武宗和天機閣歷來沒有交情,閣主前輩很可能不會答應....”

“無妨,正好我一個人待在閣內也有些無聊。”

一旁,陸天云也是上前道,然而話音未落,卻被一道淡笑聲打斷。

“若是聶姑娘不介意寒舍簡陋,我沒有意見。”

只見秦風緩緩踏步走來,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顯然也將眾人的交談盡收耳中。

“太好了!”

“多謝前輩!”

看到秦風點頭,原本有些失落的聶紫依當即也是笑逐顏開。

“紫依,以后跟在閣主前輩身邊要多注意禮數,而且修行方面也不能懈怠。”

沈星河同樣無奈一笑。

自己這個大徒弟,好像是真的動心了。

只不過,對于聶紫依和秦風二人之事,他也并不反對,反而是堅決支持!

畢竟天機閣主這條大腿若是抱緊了,日后他們真武宗必定前途無量!

“紫依謹記師尊教誨!”

聶紫依朝著眼前的沈星河恭敬行禮。

“聶姑娘,歡迎你來我這里啊。”

送別了沈星河等人之后,秦風也是熟練地躺在了旁邊竹椅上,笑道。

他之所以收留對方,并非是貪圖美色,而是看到了聶紫依的一片誠心。

除此之外,他身邊也正好缺一個小跟班,這樣天機閣內一些日常雜事,秦風就不用親自操心了,大可以交給聶紫依去解決。

“前輩,您以后叫我紫依就好了...!”

看到秦風對自己十分客氣,聶紫依也有些不好意思道,當即上前給對方倒了一杯茶水。

....

與此同時,滅絕谷,一處懸崖前

放眼望去到處都是一片荒涼死寂,整座山谷仿佛被一柄通天巨斧生生劈裂成兩半,而且沒有絲毫人煙獸影,宛如一處真正的滅絕之地。

“沒有一絲天地靈氣的波動...”

“難不成我被騙了?”

看著眼前這一片死寂之地,段元弘一臉懵逼。

根據天機閣主的指示,他一路趕來此處,絲毫不敢有懈怠。

然而,眼下除了一片荒涼死寂,其他毛都沒有看到,更不用說圣衍宗遺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