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修仙開局一座天機閣 > 第12章 此人絕不簡單

們紫依,給我捶捶腿。”

慕容云等人走后,秦風熟練地躺在一旁竹椅上,淡淡道。

“前輩,您可真厲害,就連元嬰境王者都不是您的一合之敵!”

聶紫依乖巧地給秦風捶腿按摩,此刻看向對方的眼神中滿是崇拜之意。

雖然秦風僅是一介筑基境修士,然而對方卻能輕松拿捏元嬰境王者,如此手段簡直堪稱天人!

“這都不算什么,若是努力修行下去,你以后的成就也絕不會差。”

秦風開口又道。

這倒不是他在安慰對方,而是事實如此。

因為,聶紫依的修煉天賦并不比其師傅沈星河弱多少,否則也不會年紀輕輕不到三十歲,便踏足筑基境十重。

除此之外,聶紫依的體質也十分特殊,似乎是某一種先天靈體,只是目前尚未完全覺醒,所以平時才沒有顯露出來力量。

而這也是秦風當初把對方留在天機閣的原因之一。

“原來這老狗是獲得了圣衍宗的機緣,方才得以突破元嬰境王者。”

神念一動,將武通明的殘魂收入掌心,秦風雙眼微瞇。

一開始他還有些詫異,武通明這條老狗苦修了幾百年都沒能封王,如今為何突然踏足元嬰境王者。

原來對方是獲得了圣衍宗的機緣,還把圣衍宗藥圃內的地品藥王全部吸收了。

只不過,由于武通明的天賦低下,根基薄弱,其哪怕吸收了大量的地品藥王,也僅不過是堪堪突破元嬰境一重,和其他老牌王者相比實在弱得可憐。

“段元弘那家伙被殺了么,可惜了。”

搜索完武通明的殘魂記憶,秦風又是搖了搖頭。

畢竟,他好不容易才收了一個忠實的回頭客,生意還沒做上幾筆,如今卻被武通明給殺了,無疑有些可惜。

“系統,有沒有什么適合我修行的功法。”

收斂心神,秦風又問道。

雖然他在天機閣內是無敵的,不過其終究不能一輩子縮在這里當烏龜,所以還是得搞一門厲害的功法修煉,以防萬一。

叮!正在查詢中....

叮!一共查詢到五本功法,請宿主過目

“通天封神訣,仙品功法,兌換需要二十萬天機點。”

“青帝燃魂訣,帝品功法,兌換需要十萬天機點。”

“圣衍太虛功,帝品功法,兌換需要六萬天機點。”

“四圣通靈功,天品功法,兌換需要八千天機點。”

....

“這些都太貴了,有沒有便宜一點的?”

看著眼前的商城面板,秦風只感到一個頭兩個大。

如今他手里只有四千多天機點,而最便宜的一本天品功法都要八千天機點,哪怕把他賣了都買不起啊!

“沒有。”

系統毫無感情道,“不過,可以賒賬。”

“我靠,那你不早說!”

秦風翻了一下白眼,當即選中面板最下方一行的【四圣通靈功】。

“兌換!”

倒不是他胃口太小,一本天品功法就滿足了,而是系統賒賬是有利息的,如果還不上的話,后果十分嚴重!

因此,如果直接購買帝品功法,甚至是仙品功法,那個利息之恐怖,估計秦風還到猴年馬月都還不完!

叮!兌換成功!

叮!您已花費四千天機點,購買【四圣通靈功】

叮!賒賬服務激活,您目前還欠系統四千天機點,每天利息5%....

“欸,還是太窮了啊!”

將四圣通靈功的修煉心法和口訣熟記于心,秦風不免有些唏噓。

他好不容易才賺了四千多天機點,眼下購買一本天品功法就全搭進去了,反而還倒欠了系統四千多天機點。

這真是辛苦大半個月,一夜回到解放前啊!

....

靈霄洞天,一處仙山上

四周靈氣充盈,而仙山之巔,則靜靜屹立著一道高大身影,對方似乎和整片天地皆是融為一體,散發著一股令人忌憚的玄妙氣息。

“洞主,屬下全都查清楚了!”

一道金光劃破天際,隨后穩穩落于山巔。

來人一襲金甲,威風凜凜,乃是個中年男子,而且修為同樣不俗,已至元嬰境王者!

“講。”

高大身影語氣冷漠。

“是真武宗之人!”

“真武宗?”

“沒錯!昔日渡劫之人正是真武宗大長老武通明,此人找到了上古時期的圣衍宗遺址,并且獲得了其中機緣,方才得以封王。”

金甲中年男子單膝跪地,又道,“除此之外,傳聞武通明之所以能找到圣衍宗遺址,全是因為得到了天機閣的指點。”

“而且,真武宗掌教沈星河等人,也曾拜訪過天機閣。”

“天機閣?”

聽到這里,高大身影不禁露出一絲詫異。

關于天機閣的來歷,他幾乎是聞所未聞,這倒也不是他孤陋寡聞,身為靈霄洞天的主人,東靈域十大仙門之人他幾乎都認識,唯獨天機閣除外。

天機閣,就仿佛是一個突然冒出來的神秘存在,然后一夜成名。

“趙無極,帶著本座的靈霄金令前往天機閣,若是此人愿意出山自然甚好,若是此人違逆不從,你應該知道怎么做....”

高大身影依舊語氣冷漠,隨后射出一道金色令牌。

“是,洞主!”

聞聲領命,趙無極整個人也是化作一道泡影,當即消失無蹤。

....

靈臺山巔,一道青袍身影踏風落地,此刻滿臉好奇。

在其對面不遠處,則靜靜屹立著一座高約數十丈的古樸樓閣,看上去似乎平平無奇。

“道友遠道而來,何必在閣外干站著,進來喝杯茶吧。”

秦風的聲音緩緩從閣內傳來,而柳清風也是愣了一下,似乎有些意外。

畢竟,他已經將自己的靈力氣息壓制到與凡人無異,卻還是沒能逃過對方的感知。

“在下道玄宗弟子,柳清風,久聞天機閣主大名,今日特來拜訪。”

踏入閣內,看到秦風正悠哉地躺在竹椅上喝茶,柳清風拱了拱手道。

“先前在圣衍宗遺址渡劫之人乃是真武宗大長老,武通明。”

緩緩抿了一口清茶,秦風語氣淡淡道,“只不過,如今這條老狗已經死了,所以你也別白費力氣打聽了。”

“什么?!”

柳清風神情震撼,仿佛見鬼了一般。

畢竟,他還沒有開口,對方便能一語道破他的來意想法,簡直是神了!

此人絕不簡單!

難不成武通明之死,也和此人有關?

柳清風心中思緒萬千,不禁產生了一個十分可怕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