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鎮龍棺閻王命林壽曹雪蓉 > 第433章 供奉祖宗
    第433章  供奉祖宗
    第433章  供奉祖宗
    那尸主又是下跪,又是磕頭的,連喊了好幾聲“祖爺爺恕罪”,那男子總算把按在他頭上的手給收了回去。
    “謝祖爺爺,謝祖爺爺。”尸主見狀,這才驚魂未定地站起來。
    轉身看了我一眼,沉聲道,“這位是本座的祖爺爺,萬萬不可褻瀆!”
    “真的假的,你把你祖爺爺給煉了?”我疑惑地問。
    那尸主嚇了一跳,趕緊回頭道,“祖爺爺恕罪!”
    連連賠罪之后,這才轉過頭來,放緩了語氣沖我道,“兄弟,這話可不要再亂說了。”
    “我還是沒搞明白啊,這祖爺爺是……”我摸著下巴。
    尸主慌忙打斷我道,“這個事情老哥正要跟兄弟你好好說一說,兄弟你先別說話了!”
    “哦,那你說吧。”我不置可否地道。
    尸主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說道,“本人姓董,名叫董武。”說著又呵呵笑了笑,“兄弟大概從沒聽說過董家吧?”
    “差不多吧。”我點頭道。
    其實我對風水界的一些家族真的不熟,哪怕是孔家也是剛知道不久。
    只聽那董武嘿的笑了一聲,“我們董家,本就只是個商人家族,在風水界毫無名氣,兄弟沒聽過實屬正常。”
    我有些不太明白他說這個話的意思。
    能留在這世上的風水世家本就不多,而且這董武是煉尸術士出身,這一行向來神秘低調,獨來獨往的居多,也從來沒有過什么煉尸世家。
    “其實原本,我們董家是有機會的!”董武忽然厲聲說道,“要不是我祖爺爺突然離奇失蹤,如今孔家的地位,本來應該是我們董家的!”
    我聽他突然又提到了“孔家”,頓時來了興趣,問道,“這怎么說?”
    董武看了我一眼,問道,“兄弟過來的時候,應該也看到蛇災了吧?”
    我點了下頭,“這隆冬臘月的,也不知是鬧什么邪。”
    “那兄弟可知道,三百多年前,這長白山一帶也鬧過一次蛇災?”董武問。
    這個事情我已經聽連寶勝兄弟幾人說過了,卻是佯作不知地搖了搖頭,問道,“有么?”
    “這個事情如今知道的人不多,兄弟沒聽過也正常。”董武說道,“當年這一次蛇災,也是發生在隆冬臘月,而且來得十分蹊蹺,蛇潮聲勢浩大,鬧得不可開交。”
    “當時正好是兵荒馬亂的年代,風水界也是混亂不堪,自顧不暇,不過蛇禍發生之后,還是有不少風水界人士趕了過來,另外天下大半的捕蛇人都聚集到了此處,各顯身手。”
    “只可惜,大家伙用盡了所有辦法,這蛇禍卻是愈演愈烈,根本沒有消停的跡象。”
    “直到后來,這蛇禍引來了一位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大術士海天士!”
    “這位的名聲,兄弟應該聽說過吧?”
    董武提到“海天士”的時候,語氣中充滿了崇敬之意,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他爹。
    “哦,那肯定聽說過。”我恍然道。
    董武點頭,“當年就是海公出手,以七十二地煞之法打造了七十二口鎖龍井,這才平息了這一場蛇禍。”
    這都是我已經知道的,自然也沒什么奇怪的。
    讓我在意的,是這董武接下來的話,“當年海公平息蛇禍之后,就要離開此地,不過為了以防萬一,他就留下了大徒弟,鎮守此地一段時間。”
    “大徒弟?”我疑惑地問。
    董武轉過身,面向那個男子,微微低頭,語氣恭敬地道,“海公的大徒弟,也就是我的祖爺爺!”
    我剛剛就留意到,每當提起“海天士”的時候,那男子原本如同死水一般的眼神,就會微微閃動一下。
    按照這董武的說法,這男子是他的祖爺爺,名叫董奇思,同時也是海天士的大徒弟,這也就難怪對方會對“海天士”這個名字有所反應。
    因為這董奇思既然已經接近成煞,那就意味著神智已經有所萌動。
    “你剛才說你祖爺爺是海天士的大徒弟,那海天士還有其他徒弟?”我好奇地問。
    關于海天士的傳說,其實流傳的不少,但都是眾說紛紜,沒有一個準頭,尤其是關于對方的弟子,更是沒怎么提及。
    “我祖爺爺應該還有一個小師妹。”董武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他那祖宗,見對方沒什么反應,這才又繼續往下說,“海公離開的時候,帶走了小徒弟,將我祖爺爺留在了此地。”
    聽他說還有一個“小師妹”,不免讓我想到了曹家。
    而曹家那第一代的姑奶奶,很可能就是這位“小師妹”。
    對方建立紅靈會,又一手布置了五獄和海公墓,無論是心機還是手段,那都是這董奇思作為海天士的大徒弟,那也絕對不可能差到哪里去,又怎么會被人封在這蛇棺之中給煉了尸?
    其實從這蛇棺的布置來看,就知道董奇思絕對不是正常被安葬在這里的,而且從他的樣貌來看,只不過三十多歲的樣子。
    這就意味著,董奇思不可能是壽終正寢,而是遭了某種變故身亡。
    “這歷代以來,我董家本身只是個商賈人家,可是到了那一代,卻是邀天之幸,我們董家出了我祖爺爺這樣一個驚才絕艷的人物!”只聽董武聲音突然變得有些激動。
    “我祖爺爺不僅在風水術法上天賦驚人,又拜了海公這樣一位絕代名師,可以說前途無量,假以時日,我董家必成為長白山又一個風水大族!”
    “可萬萬沒想到……”董武的聲音頓了一下,“就在海公離開長白山不久之后,就傳出了海公離世的消息!”
    “海公離世之后,大概又過了半年,我祖爺爺忽然間就失蹤了,從此再也沒人見過他。”
    “我們家遍尋祖爺爺不著,又找上了孔家,可對方一口咬定,他們也不知道。”
    “為什么找孔家?”我疑惑地問。
    董武冷笑一聲道,“當年那孔家也不過是籍籍無名之輩,只是在海公鎮壓蛇禍的時候幫了點小忙,于是就被海公看中,讓孔家協助我祖爺爺,一起鎮守長白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