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重生后,我成了奸臣黑月光 > 第十一章 變成窮光蛋了

  大都督到底是從八仙桌上拿了把干凈勺子“賜”給她。

  孟芊芊將小家伙抱進懷里,折了干凈的帕子墊在她的下巴下,隨后用瓷勺的手柄那一端慢慢喂她。

  小家伙張開小嘴兒,迫不及待地嘬了起來。

  陸沅見小家伙當真吃了,狹長的眸子微微一瞇,儼然是有些意外。

  “帶過孩子?”

  他漫不經心地問。

  孟芊芊道:“家中有個小弟。”

  陸沅雙手抱懷,慵懶地看著她:“你小弟孟朗,只比你小一歲。”

  他居然準確無誤地叫出了她弟弟的名字,只怕她的夫君陸凌霄都未必有他這么清楚。

  想想也不奇怪,別看才過去不到一天,但這個全天下最心狠手辣的男人能半夜帶孩子來找她,必定是把她祖宗十八代都查了一遍。

  “表弟。”

  孟芊芊說。

  “表弟也歸你管?”

  “我樂意。”

  小家伙吧唧吧唧,不時看看陸沅,又看看孟芊芊,一副在聽他們說話的樣子。

  孟芊芊對上小家伙烏溜溜的大眼睛,說道:“這孩子一看就沒滿周歲。”

  最多八個月。

  陸沅唇角一勾,囂張地說道:“本督說她周歲,她就周歲。”

  也是,指鹿為馬,舍你其誰?

  孟芊芊不再說話,專心喂孩子。

  陸沅坐在光禿禿的凳子上,一沒靠背的,二沒擱腳的,十分不舒服,他整個人透出一股冰冷和煩躁來。

  看得出他在極力隱忍。

  京城大概沒人能料到,威風八面的大都督,居然也有被一個小奶包憋得發不出火的一天。

  不知過了多久,小家伙終于吃飽喝足,打了兩個奶嗝,小下巴一揚,無比神氣地睡著了。

  其間,孟芊芊與大都督都沒提陸家人赴抓周宴的事。

  他倆,一個不在乎,另一個也不在乎。

  孟芊芊不知自己是何時睡過去的,醒來已是次日清晨,大都督與小家伙早不在了。

  若非自己懷里殘留著淡淡的奶香,她怕是要以為那對父女根本沒有來過。

  她染了風寒,便沒去給老夫人請安,獨自留在海棠院養病。

  李嬤嬤給孟芊芊燉了燕窩。

  孟芊芊正吃著,楓院的管事嬤嬤過來了。

  原來,是昨日林婉兒挑了好幾匹料子,讓人送到府上。

  一大早,人家便送過來了,正在府里等結賬呢。

  孟芊芊道:“讓她自己結,找我做什么?又不是我買的料子。”

  錢嬤嬤震驚得無以復加。

  見她不走,孟芊芊問道:“還有事?”

  錢嬤嬤回過神,驚疑不定地說道:“倒的確有第二件事。楓院那邊每日需得吃一碗血燕,是給林姑娘補氣安胎所用。可咱們府上的血燕是有定數的,吃多少,便上庫房取多少。今兒綠蘿去取,沒取著。”

  她說著,故意看了李嬤嬤一眼,認為是李嬤嬤在刁難楓院。

  畢竟大少夫人在府里當了幾年的軟柿子,是出了名的“大方”、好拿捏。

  孟芊芊放下勺子,用帕子擦了擦嘴:“是我的意思,林姑娘想吃,讓她自己使銀子。”

  燕窩珍貴,又從遠處運來,到京城后一斤能買到三十兩的高價,血燕更不必說了,百兩都是便宜的。

  老夫人每日一碗,有時二夫人與陸玲瓏也會去蹭幾碗,這還不提老夫人連吃帶拿往娘家送的,每個月下來,單單燕窩便得花掉數百兩。

  孟芊芊從前自己舍不得吃,可瞧瞧,多年真心都喂了一群什么白眼狼。

  錢嬤嬤望著孟芊芊桌上還剩的一大碗血燕,訕訕笑道:“林姑娘那不也是在為陸家開枝散葉嗎?這銀子,怎能讓林姑娘自個兒掏呢?再說了,您一個人,也吃不了那么多,浪費了不是?”

  孟芊芊淡淡說道:“我便是吃一半,倒一辦,那也是我的事。她不想掏銀子,就別吃。”

  錢嬤嬤沒想到大少夫人的態度如此強硬,趕緊去福壽院稟報了老夫人。

  老夫人氣了個倒仰,派了自己身邊的嬤嬤去訓斥孟芊芊,讓孟芊芊別不識抬舉,那些料子是給她未來曾孫買的,燕窩也是給她未來曾孫吃的。

  孟芊芊道:“祖母既如此疼愛自己的寶貝曾孫,不如把楓院的銀子掏了吧,也算做曾祖母的一片心意。不貴,也就七八百兩。”

  “她當真這么說?”

  “是啊,老夫人,千真萬確,奴婢不敢信口雌黃。”

  老夫人氣得直咬牙:“這丫頭反了天了!”

  七八百兩,她才不掏呢!

  嬤嬤道:“聽說昨日大少爺帶了林姑娘去赴宴,是不是因為這個?”

  老夫人沒好氣地說道:“難道不是她自個兒亂跑?有人替她圓了場,她不感激,反而斷了人家的用度……當初我就說不能娶這種小門小戶的丫頭,成日里爭風吃醋,難怪霄哥兒不進她的屋!”

  海棠院。

  孟芊芊吃完燕窩,對李嬤嬤道:“這批燕窩吃完了,再也不買了。”

  李嬤嬤遲疑:“這樣一來,老夫人那邊豈不是也沒得吃了?”

  孟芊芊道:“還是那句話,要吃自己買。”

  昨日受了那么大委屈,今日小姐做任何決定,李嬤嬤都能理解。

  可撒氣歸撒氣,不能觸及原則。

  老夫人就是陸家的原則。

  李嬤嬤關上房門:“小姐,你和奴婢交個底,你究竟是怎么個打算?是想給陸家施壓,拿捏住林姑娘,還是——”

  孟芊芊搖頭:“我拿捏她做什么?她只要不來惹我,我可以對她視而不見。”

  李嬤嬤道:“那小姐這么做……”

  孟芊芊認真說道:“嬤嬤,當年是陸家求上門來娶我的,祖父舍不得我年幼遠嫁,老太爺一再保證,會善待他的孫女,絕不讓他孫女在陸家受半分委屈。這幾年來,我盡到了一個妻子的本分,也全了一個兒媳、孫媳的孝道,該給的,不該給的,我全給了,可我,得到的是什么?”

  “一個不愛自己的夫君,一個榨干自己的婆家。”

  “嬤嬤,我不想再這樣了。”

  一大早,陸凌霄去了趟軍營,回來便聽說了料子與燕窩的事。

  他眉頭一皺:“先讓松竹院結。”

  下人說道:“松……竹院的用度也沒了。大少爺,從今日起,您,是個窮光蛋了。”

  陸凌霄虎軀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