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下文學 > 最茍大神 > 第361章 誰這么沒有公德
  風二枸這一睡,睡了五天。

  五天后醒來,在他的床邊,陪著她的只有唐麗。

  “我頭好痛,我是不是又醉了?”

  “你醉了,這一次,醉的有些離譜。”

  “不會吧,我又干了什么事?”

  唐麗笑了笑,“這一醉,醉了五天,絮兒是不可能照顧在你身邊的,她可是星宮宮主,若在這里照顧,你們就穿幫了。”

  “對,對,”風二枸看向系統,系統里的楊絮兒現在應該是在夢樓,他心頭一松,“雪兒呢?”

  系統里,靈雪的最后一點好感突破,系統有了靈雪的美圖。

  “雪兒姑娘本來打算與那你辭行,她守在這里三天,你都不醒來,預計的星艦要出發了,所以便先離開一步了。”

  靈雪在一個虛空中前行,應該是還在飛行狀態,目的地還沒有到,風二枸嘴里這么問,手還是逐一點過自己的紅顏。

  朱小妹,咦,這是什么地方?

  “小妹去哪里了?”

  “藏劍山,和慕雨小姑娘一起去了。她為了把你喚醒,激發了一點本能,不過還好,沒什么大事,藏劍山主來了,帶她去休養。”

  “啊,這,她同意,你們同意?”

  “她答應,畢竟,你這里也照顧不了她太久,藏劍山的實力不俗,在那里或許還可以長久一些。”

  “胖子呢?”

  “胖子不同意不行啊,那天他也喝醉了,被萬如意扛走了。”

  “算了,希望小妹在那里修行的沒事。”風二枸的系統,朱小妹的狀態居然是一個“——”,是無法顯示,還是另有意思,反正他是不懂。

  陳星月,正常。

  鐘無艷,正常。

  靈獸小師,正常。

  見也沒有什么異樣,風二枸便收了系統,爬了起來,“那個大家都開心吧,我就說不能喝酒了,這一會連假酒都不行。”

  明明喝的是吳婕給的假酒,怎么就醉了呢?

  “對了,燕蘇主仆離開了,她們說,既然楊絮兒已經不在這邊,他們也不好呆下去,楊居過來了,有可能繼續回楊家吧?”

  “這個,應該不會有事吧,那燕客的實力不弱。”

  “那燕蘇姑娘怕也不簡單,她應該是有什么底蘊的,只不過她的行事,有些低調。”

  隨便又了解了一些事后,風二枸吃了唐麗送來的食物,然后便與唐麗出了門。

  圍樓眾人見到他們也都沒有啥,不過等到出了圍樓大門的時候,風二枸有些驚訝,因為這圍樓四周居然站著不少的人,其中的一些身著靈家族服,靜立其中。

  “靈家派了一些護衛,守護圍樓四周。”

  “啊,他們守什么?”

  “那些東西。”唐麗推著風二枸靠了過去。

  風二枸掃了掃,叫道,“這誰這么沒有公德,在咱們的圍墻上涂鴉?”

  “噗,”唐麗不由被風二枸的話逗笑了,“是有個家伙挺沒有公德心的,涂了一個晚上,不僅涂壞了墻了,連圣曦,都被涂沒了。”

  “什么?”

  風二枸一愣,這好像很大件事啊,他盯睛看了看那些涂邪和文字。

  “現在的圣曦消失幾天了,這柴林新都若沒有圣曦就沒有價值了,一些家族開始觀望,不再繼續建設,甚至有人開始離開了。”

  “圣曦怎么消失了,等等,麗姐,這上面這些文字、圖案怎么看著有些眼熟?”

  “那你再看看了?”

  風二枸又往前移了移,然后有些心驚肉跳,“這些,都是我寫的?”

  麗姐點了點頭,“都是公子一個晚上的所書。”

  “我去啊,我是不是被什么東西附體了,怎么能寫這么多東西?”

  這時,有圍觀群眾看見風二枸,便上前行了一禮,“見過少爺,少爺這些東西,對我觸發很大,讓我受益匪淺。”

  “對,少爺,我好像摸到了什么門檻,容我仔細想一想。”

  “這,這,……”

  風二枸想要表達什么,便聽唐麗說,“這幾天,不少人可都從你這里看出了什么,眾人都認為,這里就是一個寶庫,雖然沒有了圣曦,但這個涂鴉,卻是比圣曦更有價值的存在,這也是雪兒姑娘派人守著的原因。”

  “附體,絕對的附體,麗姐,趕緊給我找一個道士驅驅邪,我怎么能寫出這么多東西。”

  風二枸叫著,這墻上的東西有些他認得,但有一些他只能說曾經見過,但壓根談不上認得,如今居然全都在這墻上浮現,完全是無意識的描述。

  唯一的解釋,那就被妖魔鬼怪附體了,否則風二枸也不知道怎么解釋啊?

  “我猜,就算是道士也驅不了了吧,不過少爺這么說,我明天安排便是。”

  第二天,風家圍樓還真安排了一場法事,請了幾個不知名的道士在這里跳起了舞,鬧騰了小半天之后,一切又回歸了平靜。

  不過,從這一天開始,人們就認定,風家那個少爺,給人附體了,然后才在圍墻上涂鴉了一圈。

  不過,圍樓的人卻相信,這不是涂鴉,這是神來之筆。

  當然,這些都是小事,最大的一件事,圣曦到第六天都沒有出來了,這可是天大的事。

  有些人上稟代圣,希望代圣能對此進行調查,看能不能找到圣曦消失的原因,或者告訴大家,這只是臨時消失,圣曦很快就發重現。

  此事事關國運,代圣當下派人去細查。

  可這圣曦的事情,不是想查明就能查明的,她來的神秘,去的也神秘,一番細查之后,什么也沒有發現。

  那個原本圣曦吞吐的地方似乎根本不存在。

  這事情最后沒辦法,代圣居然從圍樓獲得了一點啟發,派了一群皇庭司神過來,在原本的新皇城別宮里設了一座戲臺,然后請人唱了十天大戲,以祛災護民,昌國運盛。

  不過,更多的吃瓜群眾原本想借圣皇的手剎剎圍樓的氣焰,但是如此一來,好像與圍樓也沒有什么關系,此事只得作罷。

  不過,接下來的事情有些讓人驚訝了。

  先是圍樓屬地的驛站,那掌柜吳婕不過是新入打鐵一行,便在打造的過程中,打出了叮叮鐺鐺如高山流水、珠玉落盤的聲音,這聲音繞著驛站三天三夜才罷去,而吳婕的修行直接突破到了行天境。

  這讓所有的人都震驚不己,因為突破到行天境可不是一般的機緣,那需要大氣運,所以吳婕的突破,讓他們回想起了圣曦的關照,一個個心中賊不爽。

  但是這只是一個開始。

  之后不久,那個不起眼的鳳尾湖,突然籠罩在了一片看不見的火蜃之中,這火蜃經歷了三天三夜,然后有火蜃消散的時候,馬傳立于虛空之中,儼然已經是一個行天境的強者。

  但,還沒有完,不久之后,圍樓本院,兩道戰影劃空而起,繼而如同明月一樣籠罩在了整個圍樓之上。

  這異相,也持續子三天三夜,甚至沒人知道是什么,有人說這是新陣法,也有人說是有人突破,到了之后,才有人傳出,徐靖突破了一個新的境界,進入行天境。

  這一下,全國人士對圍樓又羨又恨,但更沒有人敢去折騰圍樓了。

  只不過,這一段時間,卻沒有人發現風二枸的影子。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